社论:应对气候变化各国须化空谈为行动

11月5日,在格拉斯哥,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和支持者参与示威游行,要求各国政府加紧采取行动,遏制气候变化。(法新社)
11月5日,在格拉斯哥,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和支持者参与示威游行,要求各国政府加紧采取行动,遏制气候变化。(法新社)

字体大小: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英国苏格兰城市格拉斯哥召开,大会焦点是共商如何把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但从过去一周的谈判看来,至今各国仅再次提出各种缺乏行动的承诺。

分析报告指出,缔约国在峰会开始至今所做出的承诺,如果完全落实,可减少9亿吨二氧化碳排放,但这个数字远低于1.5摄氏度目标所需的22亿吨减排量。

科学家担忧我们已来到引爆气候灾难的气候临界点(climate tipping point),这个由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使用的官方术语,指的是一旦穿越临界点将出现不可逆转的变化,对人类产生严重影响,而气候科学家已经确定了十多个可能的临界点,包括冰盖融化导致海平面上升、粮食生产面临威胁等。

IPCC在8月9日发布由234名科学家完成的第六次评估报告中警告,在未来20年内,全球升温超过工业化前水平1.5摄氏度的可能性约为50%,若不立即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就不可能在本世纪末将升温控制在1.5或2摄氏度。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原本应在2020年11月举行,因冠病大流行延期一年,这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框架下召开的会议非常关键,但专家认为会上谈论太多,实际行动太少,能否找到英国首相约翰逊上周六呼吁的,各国合作开辟出可实现应对气候危机行动的道路,令人非常怀疑。

前周为期两天在罗马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袖高峰会议,针对全球迫切的气候变化议题也未达成共识。G20成员国的碳排放占全球总量的八成,峰会在最终公报只承诺要落实全球均温增加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并采取有意义和有效的措施,但在实现净零碳排放方面并未设定具体目标。

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至今已六年,全球气候变化的速度明显加快,各国应对气候变化步伐之缓慢令人非常沮丧,格拉斯哥大会可说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全球气候背景下召开。

气候变化已是人类的最迫切危机,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发生的气候灾难已越来越频密和严重,人们已不能仅将气候变化看做是环境问题而已,而必须将它视为会影响社会和经济稳定,构成人类生存威胁的问题,是个未来几代人、各国必须携手共同解决的问题。

COP26讨论气候变化形势和各国的应对方案、承诺和行动,但大多数国家的2030年自主贡献目标(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NDCs)不一致,利益计算方式不同,净零承诺含糊不清,因此将气温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可能仍是一纸空谈。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COP26大会召开之前发布的《2021排放差距报告:热火朝天》中就警告,各国提呈的新版和更新版气候承诺,远远落后于实现《巴黎协定》温控目标所要达到的水平,这将使世界步入在本世纪末至少升温2摄氏度的轨道。

报告指出,全球新版和更新版国家自主贡献目标,仅在2030年预测排放量基础上减排7.5%,而实现《巴黎协定》1.5摄氏度温控目标则须减排55%,因此各国净零排放仅停留在口头承诺,看不到强有力的决心和执行力。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G20领导人会议召开前夕,就警告G20领导人之间没有重建信任,格拉斯哥的气候谈判将面临严重的无果而终的风险。气候专家分析过去一周的气候会议,坦言所看到的是“夸大、重新整理的承诺”,却看不到有任何实际进展的前景。

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事件,引发更多人要求政治领导人采取更果断的应对政策,虽然COP26大会要取得真正的成果并不易,但各国须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责任感,尤其发达国家须带头加大气候行动力度,才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减缓极端气候的破坏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