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空中旅游走廊迈向关键一步

新航往返新加坡和吉隆坡的部分机票价格已上涨超过一倍。 (档案照)
新航往返新加坡和吉隆坡的部分机票价格已上涨超过一倍。 (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国总理李显龙和马来西亚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前天发表联合声明指出,考虑到两国在疫苗接种方面取得的进展以及对疫情的控制,两人一致同意,目前是逐步安全恢复两国跨境旅游的时候。从本月29日开始,新马两国将开通接种者空中旅游走廊,预料开始时每天会有六趟航班往返新加坡与吉隆坡。

在接种者旅游走廊(简称VTL)计划下,往返两国的旅客只须出示疫苗接种证件,并在离境与抵境后接受检测呈阴者,便无须履行居家通知或隔离。

新加坡是马国推行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的第一个国家。我国则已率先在9月8日开通文莱与德国的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除了马国之外,我国也宣布在本月29日开通芬兰和瑞典的空中旅游走廊,使这个计划的涵盖范围扩大到16个国家。

在疫情前,樟宜机场至吉隆坡国际机场是全世界最繁忙的航线,每天大约有40个航班往来,通过樟宜机场入境者平均有7000人。单仅从这个角度而言,新马开通接种者空中旅游走廊,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它将为亚细安国家乃至全球开放边境,起示范作用。它也将有助于我国重建及巩固航空枢纽的地位。

但更为重要的是,新马空中旅游走廊若能顺利推行,将有助于两国更早地解除陆路和海路出行的管制。新马两国一衣带水,在疫情前,新柔长堤是全球最繁忙的陆路关卡,每天出入境人次约为35万人。

但疫情导致长堤关闭,不少马国劳工无法通过长堤入境,加剧我国劳工短缺问题。此外,两地的民间往来中断,有不少家庭成员两地相隔长达近两年,备受精神折磨。由于疫情的关系,长堤两岸既近且远,两地的民众都盼望长堤早日开放。

然而,由于冠病病毒仍然在全球肆虐,我国在开放边境方面,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交通部长易华仁指出,旅游走廊计划目前开通至16个国家,这只占疫情前樟宜机场为80个国家航班服务的一小部分。此外,在本月29日后,虽然我国每天从樟宜机场入境的限额将从现有的4000人提高至6000人,但这也只相当于疫情暴发前每天入境人数的8%。

易华仁表示,截至本月7日,共有1万8000名旅客通过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抵境,其中冠病确诊者只有17人。他说,新加坡面对旅游需求激增的挑战,不仅来自马来西亚市场,而是所有的市场。他透露,新加坡正与其他亚细安国家、中东以及亚太国家与地区商讨重启旅游安排。

另一方面,卫生部长王乙康指出,东南亚区域的疫情“快速趋稳”,因此我国调整了亚细安多个国家的风险评级。他说,这将有助于我国向区域国家开放边境。

我国是一个开放型的经济,不可能长期关闭边境。此外,我国是全球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而每周病毒感染增长率也跌至1以下,也就是确诊病例数目下跌。这为我国进一步扩大接种者旅游走廊提供有利的条件。

不过,虽然我国的确诊病例数目呈下跌的势头,但是新加坡目前的病毒感染率还是相当高。以上个星期的七天感染率统计,每10万人中,我国每天有46人感染冠病病毒。相比较下,丹麦与德国是28人、英国是55人,而西班牙是少过五人。

因此,在推进旅游走廊计划时,有关当局有必要确保输入型病例不会对我国的医疗体系造成太大的压力。由于各国的国情不同,我国有必要加强对疫苗证件的检验,以确保入境者不会虚报他们的接种状况。另一方面,随着更多旅客出入境,樟宜机场有必要巩固防疫措施,以避免重演今年5月机场出现大感染群的现象。

虽然我国的接种率高,但是每天数千起确诊病例仍然令一些国人对疫情感到疲惫与不安。这也让假新闻趁虚而入,加剧了人们的焦虑。我们期望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能安全与顺利地推行,并扩大至陆路与海路,以加强国人与冠病共存的信心。

新马的空中旅游走廊计划,是一个好的开始。当日均人流量30万的新柔长堤全面开放时,我们就真正迈入了与冠病共存的境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