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多渠道肯定医护前线的贡献

工作量大,导致疲劳;看不到疫情的尽头,加剧颓丧情绪,前线人员最需要的是奖励、鼓励和休息。(海峡时报档案照)
工作量大,导致疲劳;看不到疫情的尽头,加剧颓丧情绪,前线人员最需要的是奖励、鼓励和休息。(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为肯定医护人员在抗疫过程中的贡献,政府将为约十万名公共医疗领域员工每人颁发4000元“冠病医疗护理奖励金”。

卫生部长王乙康几日前在全国医学卓越奖颁奖礼上宣布这项消息,他表扬医疗人员面对疫情所展现的勇气和可贵付出。

公共社区护理机构的职员也能获得奖励金,他们来自收治冠病病患的社区医院,扩大医疗容量以照料年长者的疗养院和洗肾中心等等。此外,卫生部也会为每一家公共卫生防范诊所(PHPC)提供1万元的津贴,让诊所职员分享。

为了感谢我国前线人员的贡献,政府去年底已给他们发出一个月的特别花红。

所谓前线人员,包括接送病患和运送冠病疫苗的人、拭子检测员、疫苗接种中心员工、负责为病例到过的地方消毒的供应商、安全距离大使、教师、社工以及一些志愿者。

抗疫的前线很长,各有各的角色,其中以医护人员最为重要。王乙康说,他们不只是前线人员,也是抗疫的最后一条防线。

4000元的奖励对不同收入的医护人员,可能有不同的感受。一次过的奖励是对坚守岗位的前线医护人员“聊表敬意”,我们不能把他们的贡献当作理所当然。

令人担忧的是,医护人员离职率有上升的势头,今年上半年辞职者达1500位,疫情前是每年约2000人。他们辞职的普遍原因是工作超时、压力大,医生已有20个月无法请假。辞职的外来医生与护士约占500人,长期的疲劳和无法回国与亲人团聚是他们离职的主要原因。

冠病的医疗设施可以不断扩充,床位也快速增加,但医疗人员却无法及时填补。

为应付人手短缺,卫生部也在重组人手,让更多人上前线担任病患护理与医疗助理,并呼吁志愿者加入医疗护理支援团队。

卫生部也在跟私人医院合作,缓解公共医院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外籍护士的招聘也在提速。

医护人手短缺,不堪疲劳离职是各国普遍面对的严峻问题,不少国家也争相以优厚条件“抢人”。

因此,我国加紧到海外增聘医护人员时,也会面对激烈的竞争。除了更好的工作条件之外,卫生部也应该简化海外征聘的程序,让公共医院和私人医院都能尽快填补人手。

不过,卫生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指出,外来医护人员也需要时间熟悉本地的医疗系统和程序,要解决人手问题需要的是中长期的策略。

工作量大,导致疲劳;看不到疫情的尽头,加剧颓丧情绪,前线人员最需要的是奖励、鼓励和休息。

卫生部不久前表示,医护人员可以照常请假,补充精力,享受该有的家庭时间,但却有人以目前疫情紧张为由,提出反对。

医护人员也跟其他岗位上的人一样,需要休息和充电,就算战争时期,前线兵士也会轮替,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

前线医护人员若长期拉紧发条,冲锋陷阵,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和工作士气,何况对抗冠病是一场长期战斗,我们要“与冠病共存”,社会人士就必须以同理心来对待他们,维护他们的权益。

要留住前线医护人员,除了发奖励金,还有更多非物质的渠道,社会人士最起码应该对医护人员心怀感激和敬意。在公交车上或公共环境里闪避穿着制服的护理人员、德士拒载他们,都是很要不得的歧视行为。

要减轻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公众最先必须做的,是遵守防疫措施,保护好自己。此外,从下个月8日起,没有任何健康理由,却坚持抗拒接种疫苗的人,若是得了冠病,必须自己负责医疗费是一种合乎情理的做法。该接种疫苗的人都去接种,减少得到传染而患重病的机会,这对于协助减轻医疗体系的负荷量,也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