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留住医护人员确保服务素质

今年上半年有约1500名医护人员辞职,人数接近往年全年约2000人的水平。(海峡时报档案照)
今年上半年有约1500名医护人员辞职,人数接近往年全年约2000人的水平。(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卫生部兼通讯及新闻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在国会透露,医护人员因长期抗疫而感到疲惫,今年上半年有约1500名医护人员辞职,人数接近往年全年约2000人的水平。他指出,医院已面对人手短缺的情况,大部分医护人员从2020年起就没有机会请假,超过九成无法清完今年的假期。

在1500名辞职的医护人员中,有约500名是外籍医生与护士。普杰立医生表示,这些人辞职通常是基于个人原因,移民或是要回去他们的国家。

政府已多管齐下,缓解医院的医护人员短缺问题以及留住医护人员。例如,卫生部与私立医院合作,缓解公共医院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并加快从国外招聘医护人员的工作。卫生部也解除早前因冠病疫情实施的禁令,允许医护人员申请假期出国或是回国探望亲人。此外,政府也将发放4000元奖金给每名医护人员,以奖励他们在这非常时期的付出。

总体而言,我国医护人员的辞职率不算太高。卫生部今年4月以书面回答三巴旺集选区议员林伟杰医生的询问时指出,公共医院医护人员的辞职率从2019年的10%下跌至去年的6%,其中医生的辞职率从5%下跌至3%,而护士的辞职率从6%下跌至5%。

从数据来看,今年的辞职率高与疫情的工作压力有直接的关系。不过,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以及短缺问题由来已久,而《联合早报》交流版也陆续收到他们或是他们的家人要求改善工作环境的诉求。

医疗护理是24小时全天候的服务,因此工作时间长以及令人疲惫的轮班制度是医护人员经常提出的课题。有医生反映,他们不受劳工法的保护,一个星期最长的工作时间不是44个小时,而是80个小时。

另一方面,即便政府在培训护士方面做了很大的投入,护士短缺依然是公共医院普遍面对的问题。在人手短缺的情况下,轮班安排更难以尽善尽美,有的轮班安排明显影响了他们的睡眠与休息时间。在疫情期间,这个情况尤为严重。

其次,公共医院的医生以及护士面对病人或病人家属的霸凌行为,也有增加的趋势。随着教育水平提高,人们的权利意识跟着上涨,他们再也不像上一代那样对医护人员的指示和判断全盘接受,而是会有自己的看法,甚至采取行动维护权利。有些病人或家属对于等候时间或服务素质不满,以粗暴方式向医护人员宣泄情绪。这难免打击了医护人员的士气。

除此之外,也有业内人士来函反映,实习医生在工作安排上,遭遇职场霸凌的情况,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值得关注。

管理公共医院的卫生部控股在回应时表示,它正与卫生部和公共医疗集团合作,以研究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相关因素。它指出,公共医疗部门对霸凌行为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无论霸凌行为来自病人、公众或同事。此外,它也表示会协助那些在当前岗位上碰到困难的医护人员,包括调派到其他医疗保健领域。

公共医院的医护工作是非一般朝九晚五的职业,医护人员长时间工作以及轮班制度也并非新的现象。不过,与病患的权利意识提高一样,新一代医护人员的期望也与上一代有所不同。他们更注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并期待他们所认为的“合理待遇”。要留住医护人员,除了金钱的奖励之外,也应照顾他们的心理需要。人手短缺是医护行业存在的问题,这导致了医护人员沉重的工作压力,但我们也就更需要设法减低医护人员的流失,以免陷入恶性循环。

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在一些人生阶段中需要医疗服务。从这个角度而言,医护人员的士气以及工作压力不仅是医院和行业的问题,也是社会有必要关注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