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马陆空旅游走廊加强民间往来

11月23日,新马两国试行陆路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包括在兀兰临时巴士转换站演练巴士接载旅客的过程。 (叶振忠摄)
11月23日,新马两国试行陆路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计划,包括在兀兰临时巴士转换站演练巴士接载旅客的过程。 (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新马两国的航空和陆路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敲定于11月29日开通,让在两地工作生活近两年的民众终于可以在无须隔离的情况下回家与亲人团聚。取道新柔长堤的陆路VTL开通别具意义,因为长堤是新马两国关系密切的象征;在疫情之下,长堤开放是两地生活真正进入新常态的一个指标。

新马因历史缘由成为两个国家,但民间往来紧密。许多人在长堤两端有家人亲戚,每年定期过境拜访。对许多人来说,新柔是两个地方,但同属一个生活空间。疫情暴发前,许多马来西亚人每天过长堤来新加坡讨生活,也有不少新加坡人选择以新山为家,每天早上过来上班,晚上回新山休息。长堤就像脐带,为两个国家输送物资、人员和亲情。

去年3月马国宣布关闭柔佛边境,两国民众意识到事态严重,17日当天急匆匆来往于长堤两端,赶在18日国门关闭前入境以继续工作。18日当天,长年人车如蚁的长堤空无一车,震惊了许多人。人们甚至怀念起长堤日夜不断的电单车大军。

然而,疫情严重性还是超出预料。1923年启用以来只在二战时一度中断的新柔长堤,因这波疫情一断就是近两年。期间,在我国工作的马国人隔着柔佛海峡遥望对岸家人,母亲托人将母乳带回家乡哺育孩子;一些人时隔多月回到新山,赫然发现房子几成废墟。我国许多传统上依赖马国工人的领域,面对人力不足的问题。

庆幸的是,两国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疫苗接种率高,疫情相对稳定。我国总理李显龙和马国首相依斯迈沙比里11月8日通电话时一致同意,目前是时候逐步安全恢复两国跨境旅游。

将于下周一开通的VTL反应热烈。巴士车票昨天开卖,星运和汉达英达的售票网站都出现拥挤情况,星运网站还一度出错显示首30天的车票已卖完。当局早前公布VTL航班细节后,航空VTL开通头几天的机票非常抢手,酷航票价甚至翻了两番。由此可见,新马两地民众都迫切想通过VTL回家探亲。

其实,目前两地民众还是可以回家,只是必须履行居家隔离。比过去短的隔离期其实已吸引一些人这么做,但对一些不容易请长假或不能居家办公的人来说,居家隔离还是有一定的麻烦,所以VTL更有吸引力。

不管怎样,新马两地目前每天仍有数千起新增病例,民众跨境流动仍有一定的冠病传播风险,所以一些人难免对两国开通VTL感到焦虑,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两国边境开放有序进行,短期内不可能恢复过去每天30万人次过境的情况,所以扩散风险相信是可控的。

新马作为两个最紧密的邻邦,相互开放边境,其实也是把两地变成一个大泡泡。由于两国的疫情风险和已接种者比率相近,互相打开国门,可以形成一个疫情处于动态平衡的泡泡。只要两地疫情在未来几个星期没有严重恶化,开放步伐应可逐步推进。

新马开启陆空VTL,本地有人担心国人和在本地工作的马国人到马国消费,会令本地零售业雪上加霜。《交流站》有读者投函呼吁当局规定在本地工作的马国人住在本地,不能每日跨境,甚至呼吁阻止国人到马国消费。

我们无从知道持这种想法的人有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想法不健康。以保护本地零售业为由阻止民众出国消费,是保护主义思维作祟,与我国坚持的自由开放市场理念背道而驰。零售业者应当看到新加坡对所有国家保持开放所带来的机遇,而不是目光短浅地只着眼于限制人们出境以便在境内多消费。其次,零售业所面临的情况很复杂。造成零售业困境的主要原因,是网购兴起造成的消费模式改变。零售业者要找准问题,对症下药,才能解决自身所面临的竞争力问题。

新马紧密相连,唇齿相依,我们希望两国的民间往来能在安全有序的情况下恢复,让更多人能方便地回家探亲,让两边血浓于水的亲情得以维系,恢复过往的密切双边关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