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报业完成重组迎接新使命

新报业媒体信托和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前天完成媒体重组工作,所有媒体相关业务和资产已转移到新报业媒体信托,我国报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谢智扬摄)
新报业媒体信托和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前天完成媒体重组工作,所有媒体相关业务和资产已转移到新报业媒体信托,我国报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2021年12月3日

新报业媒体信托和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前天完成媒体重组工作,所有媒体相关业务和资产已转移到新报业媒体信托,我国报业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

新加坡的报纸在建国路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国家,报纸在塑造国民身份认同和团结国家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时至今天以及展望未来,这一作用仍然有利于国家,必须延续。

互联网的普及化给我们带来机遇。《联合早报》编辑室在1994年电脑化,1995年推出早报网,是全球最早上线的华文报章网站,很快便受到世界各地华文读者的欢迎,并建立了广泛的影响力。这是我们善用互联网科技取得成功的例子之一。

然而,互联网发展进入2.0时代,强调用户参与,社交媒体和平台网站蓬勃发展,给报纸带来了全新的挑战。一方面新闻可以得到读者、用户和平台的更广泛传播,但另一方面社交媒体和网站平台吞噬了一大部分媒体广告的盈利,报纸的营利模式受到极大挑战。报业控股曾尝试以其他投资养报,虽然可行,但不可持续,作为上市公司,它的绝大多数股东不会认同这一运营方针,在营运环境越来越艰难的情况下,继续满足股东对利益最大化的期望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国的主流媒体拥有公信力,在信息泛滥时代,这是读者可以依靠的信息来源。作为主流媒体之一的报纸倘若走上式微之路,读者少了可靠的信息来源,对国家和社会绝不是好事。我们原以为互联网会促进信息自由流通,但社交媒体泛滥却也衍生出弊端,其中就包括导致越来越多社会两极分化。外国势力和假信息通过互联网渗透,也是所有国家不能忽视的威胁。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公共舆论空间,不但是打击假信息和避免社会两极分化的最好工具,更是反映真实民意和凝聚基本共识的必要平台。传统主流媒体在这方面的角色不可或缺,这也是时代对我们的要求。

报业控股今年初展开战略检讨,要为媒体业务找到一个更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今年5月,我们踏上媒体重组之路。如今摆在我们面前有三大挑战:如何加强现有的产品和内容质量?如何增加受众,特别是年轻人?如何提高数码收入,来抵消纸媒收入的跌势?

互联网上有很多免费信息,我们要如何说服读者为新闻付费?答案只有一个,提供优质的新闻。《联合早报》也面对英文姐妹报所没有的挑战——华文读者群的萎缩。因此,我们必须立足新加坡,放眼区域,放眼世界。媒体重组后,新报业媒体无须再以股东利益为依归,可以重新调度资源,投入亟须加强的领域,特别是保留和栽培人才,以及提升数码科技能力。有了高质量的新闻工作者和坚实的数码基础设施,才能提供优质的新闻报道,也才能提高新加坡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

尽管政府已承诺向新报业媒体注资,并可能成为最大的外部资金来源,但我们仍会自食其力。我们每年仍创造约4亿元的营收,足以负担大部分的现行营运成本,所获得的公共拨款将作为建设能力之用。日后不管是公共拨款还是私人捐献,我们有信心能继续保持新闻工作的独立性,确保采编过程不受资金来源左右。

新加坡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政治或捐献者要公器私用,对报纸和社会都没有好处。任何干预新闻工作的行为,很可能因为自私和短视而得不偿失;一个为了拨款而让渡独立性的媒体,也会失去读者信任而遭受唾弃;最终这是一个包括社会和国家在内全输的局面。因此,新报业媒体绝不会丢掉本地报纸长久以来所建立的独立性和专业水平,有公民意识的国人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形出现。

我们要在颠覆科技的时代站稳脚步,才可以迎接新挑战,继续完成我们的使命。我们对于新报业媒体的转型充满信心,这个新模式将能引领我们把握未来无穷的机遇,走出报业的新道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