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坚定立场抗拒毒品合法化

中央肃毒局人员逮捕嫌犯。(海峡时报)
中央肃毒局人员逮捕嫌犯。(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新加坡对毒品的零容忍数十年如一日,执法行动从不放松。中央肃毒局自1971年成立以来,保护国人免受毒品的毒害功不可没。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肃毒局50周年活动上指出,一些国家选择把毒品合法化作为控制毒品滥用的手段,使得新加坡也感受到内外的压力,为毒品网开一面,但新加坡不会跟着这样做,我们必须照顾自己的利益,不会跟着别人的脚步。

美国《华盛顿邮报》三个月前的报道指出,根据一项调查,美国大专院校的学生在去年服用大麻的比率增加,由2015年的38%增加到2020年的44%,专家把这个趋势归咎于冠病肆虐导致更多年轻人转向大麻。而疫情限制了人们的外出和社交活动,则导致年轻人的饮酒量减少。

美国人今天很容易买到大麻,有18州允许21岁以上成人把嗅吸大麻当作消闲活动,另37个州把药用大麻合法化,哥伦比亚区则干脆将大麻“除罪化”。

美国社会已经普遍接受大麻,没有认真看待大麻对人体健康的危害。

大麻在美国市场上的公开流通“引领”西方的风气,也逐渐为其他地区的国家带来不良影响。

泰国是本区域第一个把大麻合法化的国家,几个月前它又解除另一种毒品替代品“卡痛”的管制。“卡痛”在东南亚被当作一种治疗土方,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列在毒品管制名单上。

美国是“卡痛”的一个主要市场,国内消费和出口,为泰国带来不小的经济利益。

把大麻合法化的理由不外是药用、消闲用、经济利益、执法成本过高,或是由于无法控制大麻的买卖而索性取消管制,这几种情况都会带来滥用的后果,而危害人们的健康。

把毒品当戒毒药或止痛药,往往未见其利,先见其弊。李总理以我国在2002年允许医生为病人开丁丙诺啡(Subutex)作为戒毒药为例,说明毒品不幸被滥用,造成嗜毒和死亡人数增加。有了这次的惨痛经验,新加坡对“以毒攻毒”,把毒品当药用的做法有很大的顾忌。

我国面对放松毒品管制的压力,本区域其他国家也会面对同样问题,他们能否站稳脚步,对区域防范毒品的泛滥是关键因素。

若有越来越多国家跟着西方放任毒品的方向走,新加坡感受到的外来压力也就越大。年轻人出外旅游,受到毒品诱惑的风险也就越高。

在去年底和今年初的扫毒行动中,被捕者有年仅16岁的青年。数据显示,“新嗜毒者”中,30岁以下者连续五年维持在六成以上。

年轻一代对毒品的随意任性,跟他们的消闲方式有关,兴奋剂的多样化,使年轻人放松了戒心,他们把嗅吸兴奋剂当作消闲和时髦,将会更容易被大麻、海洛英所吸引。

我们必须一方面提醒国人拒绝毒品,另一方面,以数据和事实向国际说明,新加坡做法的正当性。

在新加坡的严厉法律下,拥有超过15克以上的海洛因者被处以死刑。当国际上普遍把大麻合法化,也会无形中鼓励更多国家以人权为名,干预我国对付毒贩的严刑峻法。

亚细安国家若无法守住毒品的防线,对区域各国都是不利的。所以,我们坚守立场之外,也应该寻求区域国家采取一致的策略,以集体的力量向毒品说“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