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推进经济联盟深化与亚太关系

美国总统拜登10月底在亚太领导人举行视频峰会时宣布,美国将与合作伙伴探讨打造一个印太经济框架。(法新社)
美国总统拜登10月底在亚太领导人举行视频峰会时宣布,美国将与合作伙伴探讨打造一个印太经济框架。(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拜登10月底在亚太领导人举行视频峰会时宣布,美国将与合作伙伴探讨打造一个印太经济框架。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11月1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提出时间表,称这一经济框架可能在明年初启动。

雷蒙多本月9日在彭博社纽约总部举行的圆桌讨论上阐述,与亚洲深化关系是拜登总统的优先事项。

她也说,拜登政府所定的目标是争取在2022年与亚洲国家签署一份“强有力”的经济框架协议,重点是协调供应链、出口管制和人工智能标准等领域。

她说,这个亚洲经济架构的一个元素是协调出口管制,以限制敏感产品流入中国或“其他专制政权”,因为如果美国的盟友不配合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某些半导体出口管制,美国的限制就会无效。

至于11个亚太国家组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雷蒙多重申,美国现在不考虑重新加入CPTPP,而是要另建一个灵活的“新经济下的新型经济框架”,不仅希望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发达国家参与,也希望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等新兴经济体能参与。

这项新的印太经济框架,显示美国除了正在推动亚洲区域的军事战略伙伴关系,也积极在经济领域拉拢亚洲和东南亚主要国家。

不过,美国试图在亚太已经存在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CPTPP经济框架之外,另外构建一个由美国主导的经济框架,这一框架会不会有很强的排他性,并加剧地区的紧张,也引人关注。

七国集团(G7)外长和发展部长会议12月10日至12日在英国利物浦召开,首次邀请亚细安成员国参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会议期间,与亚细安成员国一些外长举行面对面会晤,随后在12月13日至16日访问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中国和缅甸将是讨论的核心议题。

布林肯的访问,展示东南亚对美国亚太战略的重要性,并寻求处理军事统治下的缅甸日益恶化的危机。布林肯在雅加达将就印太地区的重要意义发表讲话,并强调“美国—印度尼西亚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性。

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上周三在记者会上说,拜登致力于将美国与亚细安的接触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而布林肯此行有关安全方面的课题,将侧重于加强地区安全基础设施,以应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欺凌行为。

在特朗普任内的四年,美国在亚洲的区域性重要外交舞台上缺席,美国现在要重新参与亚洲区域事务,并深化与亚洲的关系,逐步收复失地,亚洲国家对美国的重返自然有期待,但也会避免在中美博弈中被迫选边站。

康达说,美国没有要求本区域的国家选边站,但要确保它们有能力自己做决定。

美国排除了与其他伙伴国重新谈判加入CPTPP或加入RCEP的可能性,但拟议的印太经济架构概念现阶段相当模糊,具体内容要在明年初启动时才透露,因此目前无法断定亚洲经济体是否会从中获益。

雷蒙多也坦诚说,一些国家可能不会签署加入所有项目。

本区域多个国家都希望美国继续加大在本区域的经济合作与投资,不过,如果印太经济框架不是以推动美国企业在本区域的投资为追求,而是以排他性为主要目的,这是否符合自由贸易的精神以及各贸易国的利益,相关国家也会审慎评估考虑。

自拜登上任以来,美国在印太地区已推进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和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澳英美联盟”(AUKUS),现在要从军事安全机制转入经济层面,深化与亚太区域国家的经济联系,确保它在顶尖科技竞争上继续保持领先。

印太经济框架是新近提出的概念,关键战略动向及具体细节相信仍在研拟中,其后续走势并对本区域地缘政治格局的影响仍有待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