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邻里购物券一举两得

社区发展理事会前天推出总值1亿3000万元的社理会邻里购物券计划。(林泽锐摄)
社区发展理事会前天推出总值1亿3000万元的社理会邻里购物券计划。(林泽锐摄)

字体大小:

2021年12月15日

社区发展理事会前天推出总值1亿3000万元的社理会邻里购物券计划。在这个计划下,全国130万户本地公民家庭每户都可领取100元的邻里购物券,并在明年底之前到参与计划的邻里商店和小贩摊位使用。

这是社理会第三次派发邻里购物券,它也是今年财政预算案中总值9亿元家庭援助配套的一环。上两次的邻里购物券分别在去年6月及今年1月推出,它们名为“社理会生活补助券”,只派发给低收入群,每户家庭获得50元。这主要是协助低收入群,减轻疫情所造成的经济负担。但这次的邻里购物券则不分收入,所有的本地公民家庭都受惠,而且购物券的金额较高。

另一方面,上两次的邻里购物券是实体的,而这次的邻里购物券则是以数码形式发放。公众通过手机使用Singpass登录领取数码购物券,而参与的商家则下载相关的手机应用程序及输入商店代码,以扫描购物券来完成交易。

全国五个社理会以及人民协会联合发布的文告指出,发放邻里购物券有两个目标:一是答谢国人在疫情期间展现的坚韧精神;二是协助受疫情影响的邻里商店与小贩。

与上两次的社理会生活补助券相比较,这次的邻里购物券计划若成功推行,将能发挥一石二鸟的作用。

首先,邻里购物券只限于与邻里商店和小贩的交易中使用。它不适用于购物商场的商店,也不能在电子商务平台或网上交易使用。换句话说,国人在领取邻里购物券后,必须亲身到邻里商店购物或到小贩中心用餐才能使用。这为邻里商店创造有利的机会,通过提供不同的购物体验,重拾流失的顾客,并争取新的消费群。

邻里商店与小贩是新加坡社会结构重要的组成部分。在组屋区,邻里商店、咖啡店、巴刹以及小贩中心是不同种族与不同阶层居民的汇集点,也是居民所熟悉的地标。它们不仅为组屋居民提供购物及用餐的便利,也协助打造国人的社区精神以及归属感。

然而,在企业集团化的趋势下,即使是在疫情前,邻里商店已面对激烈的竞争。在疫情期间,邻里商店更是雪上加霜。要扭转颓势,邻里商店有必要加强促销活动以及展现它们独特的魅力,以提供不同的购物体验。组屋区的邻里商店若能发挥各自的特色,在与千篇一律的大型商场竞争中,将能脱颖而出。

新加坡邻里企业中心与《联合早报》联办的“吃喝购物在邻里”的邻里旅游团,获得热烈的响应,反映了邻里商店所可能发挥的潜能。这个旅游导览活动,带领国人探索新加坡的各个邻里,也带动邻里的人流量与刺激商家生意。由于反应热烈,新加坡旅游局允许公众利用“重新探索新加坡”消费券支付邻里导览团的报名费。

这次的邻里购物券,将能进一步拓宽邻里商店与小贩的发展空间。关键是,它们要为顾客提供独特的购物体验。这包括价格、人性化的服务以及货品的种类。

其次,这次的购物券以数码形式发放,有助于推进邻里商店与小贩的数码化进程。社理会表示,它们是听取商家及小贩的反馈后,才决定派发数码购物券。数码购物券可省却邻里商店和小贩收集纸质购物券的麻烦,居民也不必到联络所领取购物券。在数码购物券推出后,当天晚上9时已有超过20万户家庭上网领取了购物券。

数码化是大势所趋,而疫情更加速了数码化的发展。据新加坡银行公会的数据,今年首10个月,在我国使用PayNow线上支付的交易额从去年首10个月的250亿元激增至646亿元,交易量同期从1亿零900万宗增加至1亿8500万宗。

全岛目前有近1万名邻里商家和小贩加入邻里购物券计划,而持有数码购物券的家庭预料多达130万户。当越来越多顾客使用线上支付服务后,邻里商店与小贩也应该搭上数码化的列车,来有效保留或争取顾客。

社理会发放总值1亿3000万元的购物券,数额不小。各邻里中心的商联会、邻里商店以及小贩都应把握机会,让购物券发挥持久的乘数效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