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台湾公投结果反映政治趋势

朱立伦(中)在位于国民党中央党部的记者会上,就公投结果没达到国民党预期目标鞠躬致歉。(国民党面簿专页视频截图)
朱立伦(中)在位于国民党中央党部的记者会上,就公投结果没达到国民党预期目标鞠躬致歉。(国民党面簿专页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在12月18日举行的四个公民投票中大获全胜,否决了在野的国民党所支持的所有公投议案。分析认为,尽管四个公投——“重启核四”“反莱猪进口”“公投绑大选”和“珍爱藻礁”——在选前的民调中都拥有相当的民意支持,民进党能大获全胜,主要是因为中间选民缺席。

换言之,民进党靠基本盘挽救了局势。然而,民进党在公投险胜,也预示了台湾民意的变化。

本次公投由于没有跟其他主要选举如总统、立法院或县市长选举同时举办,因此投票率显著低迷,仅41%。据规定,公投案必须获得超过四分之一的同意票,且同意票须多于不同意票才算过关。所有公投案的同意票和不同意票,这次都没超过25%,因此四项公投案全部被否决。这显示,朝野只动员出基本盘出来投票,广大中间选民反应冷淡,让民进党得以惊险过关。

尽管大获全胜,本次开票结果却透露了对民进党似乎不利的消息。在公投的四个案子,蓝绿的平均票数呈现48%对52%的微差结构,相距仅四个百分点。这跟蔡英文竞选总统时所获得的支持度不可同日而语。她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得票率为56.12%,对手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只有31.04%,差距超过25个百分点。蔡英文2020年连任总统的得票率更创下历史新高,为57.13%,对手国民党籍的韩国瑜得票率为38.61%。

两相对比,公投成绩表明,如今民进党对国民党的基本盘优势差距明显缩小,也不排除中间选民在蓝绿阵营的比重有所消长。这一变化,对于台湾民主品质应当是个良性发展。与基本盘选民不同,中间选民对自身利益的重视,更甚于对所支持政党的认同。

因此,他们的投票决定相对理性,比较难被政党利用意识形态或仇恨情绪操控。中间选民的扩大,有利于促使政党克制激进路线,以便争取基本盘以外的支持,避免被主流淘汰。

有分析指,公投投票率低迷,除了投票日当天天候不佳,影响选民出门投票的意愿,也跟两党的公投选举策略,导向传统的蓝绿对决很有关系。所谓的蓝绿对决,经常以身份认同和政治立场为依归,诉诸仇视对手的激烈情绪,反而让选举议题本身边缘化。

这种选举策略有利于动员基本盘选民,却会引起中间选民的反感。国民党一度把公投操作为对行政院长苏贞昌的信任投票,让公投课题失焦,在绿大蓝小的大格局中,国民党反被自身策略所累。

中间选民这次大量缺席,或也可视为对公民投票这一制度的表态。全民公投属于直接民主,一般被用来表决国家重大课题如修改宪法。但是,它的缺陷在于形式粗糙,不适合决定涉及复杂利益的公共课题。这也是立法机关存在的理由。

民意代表的责任,就是受选民委托,就各种影响深远的公共课题取舍妥协;公民投票只能是简单的支持或反对,无法在过程中细致地协调各方利益。但是,台湾各政党为了自身利益,把公投神圣化,用来绑架总统或立法院选举。本次公投反应冷淡,可能有助于让其除魅,回归代议制民主的本质。

国民党这回把公投往蓝绿对决的方向操作,反而暴露了国民党在意识形态上的不足,特别是在国家定位和两岸关系的立场,仍然无法为中间选民提供让人信服满意的说法,摆脱被对手抹红的困境,结果在民进党“抗中保台”的公投策略下再次惨败。四个公投提案源自民间对民进党政策的不满,各自均有其正当性,但在国民党手里却满盘皆输,显示它跟主流民意的距离。国民党如何从中汲取教训,将决定其未来的政治前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