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关注物价高涨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

在全球商品价格上涨的背景下,我国私人陆路交通和服务费用上涨。(档案照)
在全球商品价格上涨的背景下,我国私人陆路交通和服务费用上涨。(档案照)

字体大小:

在全球商品价格上涨的背景下,我国私人陆路交通和服务费用上涨,推动11月消费价格指数(CPI)持续攀升,创下近九年来最大涨幅。经济师预计,考虑到供应链中断问题及低比较基础,高通货膨胀水平可能再持续几个月。

金融管理局和贸工部日前发布的文告显示,11月整体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升3.8%,涨幅高于10月的3.2%,也高于分析师预期的3.4%,是2013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实际上,本地消费价格指数已连续上涨了11个月。

若不包括私人陆路交通和住宿费用,受食物价格上升影响,我国核心通胀率已连续三个月走高,11月核心通胀率上涨1.6%,高于10月的1.5%和9月的1.2%。

此外,电费和煤气成本11月攀高10%,高于10月的7.8%,拥车证价格上涨推高汽车价格,带动私人交通通胀率高达17.9%,机票价格加快上涨,也推高服务通胀率涨至1.9%。

通胀率持续上升,反映出经济逐步复苏下,人们对国内商品和服务的需求提高,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全球出现运输瓶颈,导致进口成本上升,迫使民众须以较高价格购买商品和服务。

金管局和贸工部的文告也指出,由于劳动力市场人力短缺,薪金预计还将继续稳步上涨,这将推高成本和价格。而进口和人力成本上扬,加上国内经济活动复苏,将推动核心通胀在未来几个季度稳步攀升。一些分析师预测,今年12月,我国通胀就可能达到3.9%或者更高。

由于核心通胀率较能反映出一般物价走向,相信当局正密切留意核心通胀率的变动,特别是对一般市民生活的影响。

在冠病疫情肆虐全球近两年之后,世界经济正感受到此前各国政府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配套、释放大量流动性所造成的后遗症,随着经济开始复苏,市场供需又不平衡,通胀将更为明显。当前,物价高涨已是全球普遍的趋势,美国11月通胀率达6.8%,为39年来最高;德国通胀率处于29年最高的5.2%;欧元区通胀率出现欧盟成立来最高的4.9%,一些国家如土耳其、巴西和俄罗斯通胀率分别达21.3%、10.7%和8.4%。

我国人力市场的复苏加快,薪金呈上升趋势无可避免,而消费者需求逐步增强后,过去几个月来的物价也加快了上升步伐,剧增的商业成本和物价直接投射到消费价格指数中,尤其将打击低收入群体的生活水平。

当局指出非熟食价格的上涨加快,导致食物通胀率达1.9%。我们必须确保日常食物的供应稳定,供需平衡才能稳定物品价格,当局须有对策避免物价上涨冲击低收入群体。高通胀率不会影响高收入群体的消费习惯和生活水平,但是低收入群体对物价上涨的承受力较低,核心通胀率上涨将直接影响他们的生活,甚至可能挤压这个群体的其他必要消费,这不会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局面。

我国已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病疫情影响所有人,但不同群体所受的冲击是不同的,经济上遭遇最严重打击的是收入最低10%的受雇居民住户。进入2022年,许多疫情期间被压抑的消费冲动将释放出来,中上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与市场的供需不平衡,可能进一步推高服务通胀率,其影响将部分传导到低收入群体。邻国的天灾与全球运输瓶颈则意味着输入性通胀风险提高,这都是物价高涨趋势必须受到关注的原因。

另一方面,在整体通胀率攀升的大环境下,迈入2022年当局确实须有控制通胀的对策,民众也须懂得控制自己的消费行为和习惯。

美国联邦储备局为应对通胀,已加快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并暗示明年可能加息三次,这不仅意味着美国长达两年的零利率政策即将告一段落,本地的贷款利率也将回到冠病疫情前水平,由于加息是控制通胀的手段之一,购房者也必须谨慎房贷利率随时上调带来的额外财务负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