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大力度制止电子烟危害年轻人

字体大小:

为了降低本地的吸烟率,政府通过调涨烟草税,规定在烟盒上印刷健康警示图像,禁止展示烟草制品,扩大禁烟区等一系列烟草管控措施,使得本地吸烟率从2017年的11.8%逐步降至2020年的10.1%。

国会也在2017年11月通过“烟草(广告与销售控制)(修正)法案”,在2019年到2021年之间,分阶段内把合法购买、拥有香烟和吸烟的最低法定年龄,从18岁逐年调高到21岁,使得18岁到29岁年轻人的吸烟率,从2017年的9.8%下降到2020年的8.8%。

调高烟草税也是有效的措施之一。我国上一次烟草税调涨是在2018年,至今烟民已习惯较高的香烟价格。卫生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日前在国会回复多名议员口头询问时说,卫生部将继续与财政部合作检讨烟草税率。

许宝琨引述数份研究结论指出,烟草实际价格每上涨10%,总体烟草消费量将下降约3%至5%;年轻烟民人数会减少3.5%,新烟民数量也会减少约3%到5%。

然而,随着购买香烟的年龄提高,一些无法合法购买香烟的年轻人,却转向购买非法电子烟。许宝琨透露,与很多国家不同,本地年轻人一般不吸烟,但年轻人却会使用对人体有害的电子烟,这是我国面临的更大挑战。即使明文禁止,年轻人仍有办法买到电子烟。

在我国,购买、使用和拥有仿制烟草产品如电子烟、电子雪茄和电子烟斗是违法的,但走私电子烟市场近年来悄然兴起。通过社交媒体售卖电子烟的违法活动屡禁不止,各类电子烟大量充斥市场,卫生科学局不时起获电子烟和配件。

抽电子烟的行为与概念正从其他国家流传到我国,更被本地年轻人视为一种潮流和风尚。本地青少年在巴士站、购物中心外及公共场所抽电子烟并无避忌,说明电子烟的禁令并不容易执行。

模仿卷烟的电子烟不含焦油,被认为是卷烟最好的替代者,但有些电子烟的尼古丁含量甚至超过传统卷烟。然而电子烟制造商向年轻人灌输抽电子烟无害,他们声称有害物质已在电子传送过程中被过滤,这种网络推销电子烟方式难以禁止。

电子烟在本地年轻群体中快速增长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不严加监管,电子烟将为下一代带来健康隐患,而电子烟的祸害已出现在一些国家,最常见的副作用包括咳嗽、口干、呼吸急促、口腔和喉咙刺激、头痛。许宝琨也说,政府将研究新措施,进一步减少烟草产品的使用,尤其在禁止销售和拥有电子烟方面加大力度。

在多管齐下降低传统吸烟率的同时,我们更要在禁止电子烟的工作上加紧努力,防范销售和使用电子烟的活动更为猖獗。新西兰不久前宣布制定到2025年全国吸烟率降低到5%的目标,未来年满14岁者今后将永远无法合法购买烟草。根据新西兰上个月一项有1万9000个中学生参与的全国调查,超过四分之一受访中学生经常抽电子烟,约15%经常抽烟;当地数据也显示,传统烟草与电子烟的使用者比率呈此消彼长趋势,吸烟率下降的同时,电子烟的使用率紧跟着上涨,这不是我们乐见的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早已发出警告,应该禁止向非吸烟者、孕妇和年轻人推销电子烟。包括新西兰在内的许多国家认可以电子烟当成合法的卷烟替代品,这不是我国采行的管控抽烟措施。

本地有多少年轻人抽电子烟,目前没有确切的数据,在管控上可能面对一些困难,不过家长、学校方面如果发现未成年子女和学生偷买偷抽电子烟,必须各尽职责给予适当的辅导。

为了鼓励更多人戒掉电子烟,卫生部与保健促进局将试行一项新的戒烟计划,向符合条件的人提供有津贴的尼古丁替代疗法,并在公共医疗机构提供这类咨询服务。由于电子烟在网上相当容易买到,严捉不法者销售电子烟绝对不够,家庭、学校和社会须有解决方案,才能防微杜渐,让年轻一代远离电子烟。

在过去三年,政府在控制烟民数目方面取得成效,今后仍将通过其他措施来降低本地的吸烟率,尤其是年轻烟民和新烟民数量,本财年预算案或未来有可能再次调高烟草税率。

政府应该继续多管齐下,通过公共教育,加强立法和税收来管控吸烟人数,以减轻吸烟和二手烟问题所造成的医疗开支,越来越多青少年抽电子烟的现象,是落实禁烟令所面对的新挑战,电子烟危害年轻一代的问题须对症下药,以新思维与手段加以应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