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关注通胀上涨势头

面对通货膨胀上涨的势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昨天罕有地在半年货币政策会议之外宣布,将让新元汇率升值。(路透社档案照)
面对通货膨胀上涨的势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昨天罕有地在半年货币政策会议之外宣布,将让新元汇率升值。(路透社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22年1月26日

我国的整体消费价格指数连续12个月上升,去年12月份年比上涨4%,创下2013年2月以来的最高纪录。若不包括私人陆路交通和住宿费,12月份的核心通胀率年比上升2.1%,也是2014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面对通货膨胀上涨的势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昨天罕有地在半年货币政策会议之外宣布,将让新元汇率升值。

由于新加坡的消费品大多依靠入口,深受外来因素的影响,因此我国不通过利率而是通过汇率的调整,以确保物价的稳定。

金管局文告指出,去年10月至12月,核心通胀率持续攀升。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入口的食物价格也维持在高水平。

此外,国际旅游强制要求冠病检测的费用推高了机票价格,而国内劳动市场吃紧使工资增长高过历史平均水平。在这个背景下,物品与服务的价格增长比较早前的预测来得强劲。

它认为,去年末推动全球与区域通胀的因素可能持续一段时间。因此,金管局调高今年的通胀预测。核心通胀率从去年10月份预测的1%至2%,调高至2%至3%;整体通胀率也从1.5%至2.5%,调高至2.5%至3.5%。

金管局连同财政部和国家发展部去年12月15日出台新一轮的房地产降温措施,而昨天又提前调整货币政策,显示它随时准备确保物价与房价的上涨维持在可控的范围内。

然而,我国是个外向型的经济体,深受外来因素的影响,而我国强劲的经济复苏以及政策导向的税收措施,可能推高企业与个人的通胀预期,导致通胀率急速攀升。有分析师认为,金管局昨天的宣布只是前奏曲,它很可能在4月再度收紧货币政策。

在外来因素方面,冠病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推高了全球的通胀率。美国去年全年的整体通胀率攀升至7%,是1982年6月以来的新高;核心通胀率(扣除食物与能源价格)上升至5.5%,也是自1991年以来的新高。

全球供应链中断、港口阻塞与运费飙涨的态势,未见有缓和的迹象。此外,在过渡到绿色经济过程中,传统能源如石油与煤炭的供应出现短缺现象,推高了能源的价格。分析师认为,通胀已不再是先前预测的“暂时性现象”,而是可能持续一段长时间的结构性改变。这引发人们对人力成本与物价螺旋式上涨的忧虑。

全球供应链中断提高了我国的能源与食品价格,也导致劳工短缺以及人力成本上涨的问题。

另一方面,我国正在多个行业推展渐进式薪金模式,以打造包容性的社会,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人力成本的增长。我国也正在加速落实可持续发展策略以及推动绿色经济,并可能在来临的财政预算宣布提高碳税。此外,社会开支激增意味着消费税的调高已箭在弦上。

上述因素叠加影响,推高国人的通胀预期,进而导致消费价格以及资产价格的上涨。金管局通过收紧货币政策,固然有助于缓解外来物品价格上涨对国人的冲击,但是新元若过于强劲,将影响我国的出口竞争力。因此,政府也通过财政转移,缓解国人的生活费压力。

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般家庭的整体消费价格指数,去年下半年同比上扬3.1%,显著高于去年上半年的1.5%。在扣除自住型住屋的估算租金后, 收入最高的20%国人所支付的物价涨幅达4.1%而收入中等的60%和收入最低的20%分别达2.8%2.3%在数据上来看,高收入群受到的冲击最大。

然而,不同收入阶层对通胀的承受能力不同。一般上,高收入阶层以及富裕人士比中低收入群有更大的承受能力。政府不遗余力,通过大量财政转移,协助低收入群应对生活费上涨的压力。有学者指出,如果通胀继续攀升,政府可能有必要推出更针对性的措施,协助低收入群体。

除此之外,在通胀压力下,中产阶层以及退休人士要维持原有的生活水平,面对不小的挑战。在一些发达国家,中产阶层正在急速萎缩,并加剧了贫富悬殊的现象。新加坡有必要引以为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