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印关系开启新篇章

李显龙总理(左)前天在印度尼西亚民丹岛出席新印两国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与佐科总统共同见证三项合作协议的签署,承诺让协议同时生效。(邝启聪摄)
李显龙总理(左)前天在印度尼西亚民丹岛出席新印两国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与佐科总统共同见证三项合作协议的签署,承诺让协议同时生效。(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李显龙总理前天在印度尼西亚民丹岛出席新印两国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与佐科总统共同见证三项合作协议的签署,承诺让协议同时生效。

调整后的新加坡与雅加达飞航情报区范围协定、双边引渡条约和防务合作协定,是新印两国关系发展的里程碑,为两国关系开启新的篇章。

印尼方面还得经过国会的通过,三项协定才能正式生效。从两国出动多个部长参加会谈的强大阵容来看,显示双方的高度期待和诚意,我们乐观以待。

有关飞航情报区范围协定还必须提交国际民航组织审批,才算完成程序。而两国这之前已详细考虑国际民航组织的规则与条例,确保协议内容符合国际飞安的管理原则,维护国际民航的安全与协调机能。

李总理形容这是一组“平衡双方利益”的协议,意味着双边谅解彼此的立场,双方的利益都有照顾到。

在25年的基础上,新加坡受印尼委托管理在调整后的雅加达飞航情报区的部分领空,继续为它提供空中航行服务。双方以务实精神作出具持久性的安排,消除了其他不可预测的变数。

国际飞安领域本来就跟领空主权无关,新加坡管理的飞安范围部分本来就是以代管形式执行国际间的管理与协调责任,而且还把有关的收入都转移给印尼,表明新加坡并没有在这个课题上占印尼的便宜。我国的最大考量是确保飞安,巩固我国作为区域航空枢纽的地位。

印尼多年来坚持领空主权立场,要把飞安管理权从新加坡手上接过去,但这牵涉到复杂的技术和责任问题。

这次有关双边飞安管理的协定,最大的改变是调整印尼飞行管理范围的部分,新加坡承认印尼的管理范围,顾及它是个幅员广大的群岛国家,但我国受委托管理的责任并没有改变。印尼则可以在新加坡的飞行控制中心驻扎其飞行管理人员,也照顾到印尼方面的立场和需要。

在这个课题上,双方排除了任何心理上的障碍,樟宜机场的运作照旧,甚至如李总理所说的日后能继续壮大。

印尼方面也可以致力发展本身的机场,符合他们拓展民航业的雄心。

双边引渡条约和防务合作协定早在2007年就已签订,但一直卡在印尼国会这一关。引渡条约的追溯力从15年延长到18年。在过去的15年里,印尼国内情况已有了很大变化,引渡安排跟新加坡的利益也没有冲突,印尼可以向新加坡引渡经济罪犯,新加坡也可向印尼引渡逃逸当地的恐怖分子。

新印引渡条约正符合亚细安成员国制定区域引渡条约的议程,新印的合作框架可作为区域国家的参考。

引渡条约一旦在印尼国会通过,双边防务合作的生效也就顺理成章,两国也可以在开放的南中国海水域进行更多联合演习,加强双方的防务互信。

困扰双方关系的障碍消除之后,两国可以致力疫后复苏方面的相互支持,今后的合作可以在多个领域不断加深,如工业园项目、金融业、防恐、能源、环保、旅游、文化等方面。

眼下两国的一个关注点是尽快实现我国与峇淡和民丹岛的双向免隔离旅游,这可以当作进一步开放的实验点,双方必须为此作好更周详的准备,确保其顺利展开。

印尼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不能超过两届,下届大选在2024年到来。佐科在两个任期内证明他是个实事求是,决心改革经济,提高印尼国际地位的领袖,他的未来接班人首要任务是继承他的迁都大计。

新加坡能在佐科任内签订符合双边利益的一组协定,扩大来看,也为两国新一代领袖的长远关系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