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人人都能为环保尽点力

国家环境局打算从明年上半年起推行购物袋收费制,届时到实体超市购物的消费者,每索取一个袋子得支付至少5分至1角钱。(邝启聪摄)    
国家环境局打算从明年上半年起推行购物袋收费制,届时到实体超市购物的消费者,每索取一个袋子得支付至少5分至1角钱。(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国家环境局打算从明年上半年起推行购物袋收费制,届时到实体超市购物的消费者,每索取一个袋子得支付至少5分至1角钱。       

经过一年多的咨询和讨论,环境局前天公布了购物袋收费初步框架,不过,慎重起见,仍决定进一步征求公众的意见。

公众即日起到2月17日可通过民情联系组网站,针对以下各点提出看法,包括:由业者本身制定收费模式;建议最低收费是每个袋子5分至1角钱,但要尽量减少对低收入家庭和购物量大者的影响;制定一个须实行收费的年营业额门槛;网购不在收费之列;超市须记录并公布发出多少塑料袋,收费总额,以及收费的用途;以及从明年上半年开始实施。

建议从明年上半年实行相关措施,等于说距今还有一年的时间,业者有足够时间做好行政上的准备。对一般消费者而言,这段时间也可以让大家逐渐调整生活习惯和观念,到时能更好地配合相关措施,为环保尽一点力。有关当局除了收集更多公众的反馈意见,也可善用这段时间,做好落实收费的相关配套措施。

首先,明确目的至关重要。收费本身并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否则,一些人可能会在缴费之后,觉得更加心安理得。收费的目的也不是要人们不再使用塑料袋,而是旨在提高环保意识,尽量减少使用,或是避免过度使用,以帮助减少日益增加的须要掩埋或焚化的垃圾。

据环境局的数据,2019年和2020年,本地家庭和商业场所每年丢弃约20万公吨的一次性用品,购物袋占约三分之二。

在现代城市生活中,尤其是像新加坡这样的组屋林立的热带城市,家家户户要装厨余和其他垃圾,都少不了塑料袋。

因此,完全禁用塑料袋是不切实际的,甚至可能引起很多反效果。如果超市都禁用塑料袋,人们还是得到市场购买所需的塑料袋;如果大量改用纸质购物袋,反而更不利于环保,事实上在上世纪60年代塑料袋的发明,目的就是要减少用纸和森林的砍伐;也有人主张用能多次使用的棉质环保袋,这是一个办法,但也要关注生产这类产品远高于生产塑料袋的碳足迹。

因此,务实的做法是尽量设法提高人们的环保意识和这方面的科学认知,适当、合理地使用塑料袋。

其次,塑料袋原是很便宜的东西,大型超市大批量购买,成本更低,如果每个袋子收费一角钱,肯定比本钱高出许多,反而使超市有利可图。

所以,上述收费框架建议中的第五项是必要的,即要求超市记录并公布发出多少袋子,收了多少钱,以及充作什么用途。

相信多数人都会同意,既然有关措施是为了环保,那么,扣除成本,多出来的钱就应该名正言顺回归环保,或者用于帮助受收费制影响较大的低收入家庭。如果这一点能在事前说得清清楚楚,应该有助于消除或减少可能出现的逆反心理。

建议框架中,网购除外,因为责任不在购物者。然而事实上,两年来的疫情导致网购的勃兴,而网购物品,尤其是新鲜食品,为了保鲜和安全,往往用上更多的包装,包括各色塑料制品,也因此产生更多的塑料和非塑料垃圾。从环保角度看,这可能是个比实体店购物更加棘手,而且严重性与日俱增的问题。

无论如何,环保课题复杂多端,购物塑料袋只是其中一端而已,但这也是个人人都可以轻易通过做出改变而为环保尽力的环节。希望收费制能起到提醒、推广环保意识的作用,进而促成个人和家庭减少生活垃圾。这样的结果利人利己,应该是最大公约数,值得我们每个人去支持和参与——哪怕未来上超市要稍微破点额外费用,或者忍受点不方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