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放宽防疫措施应循序渐进

以奥密克戎毒株为主的冠病病例,在世界各地持续增加,本地病例也再度攀升到高位。(档案照)
以奥密克戎毒株为主的冠病病例,在世界各地持续增加,本地病例也再度攀升到高位。(档案照)

字体大小:

以奥密克戎毒株为主的冠病病例,在世界各地持续增加,本地病例也再度攀升到高位。年节过后,本地多家医院急诊部与全科诊所都出现人满现象,所幸当中约八成只有轻微症状。

虽然如此,世界各国的统计显示,死亡与重症病例持续处于低位,各国在警戒的同时,放开防疫限制的呼声和措施也陆续出现。

例如印尼刚宣布暂时禁止外国旅客和出国旅游的公民通过雅加达机场入境,不过旅客依然可以通过峇厘岛机场,以及靠近新加坡的峇淡岛和廖内省首府丹戎槟榔入境。泰国也计划在本月与中国和马来西亚就“旅游泡泡”举行会谈,进一步加大开放旅游的步伐。越南也在昨天向超过1700万名学生重开关闭了一年的校园。澳大利亚更宣布本月重新开放关闭近两年的边境,允许持签证并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国际旅客入境,虽然各州仍将制定本身的隔离条例和人数限制,但其顺应形势的意义深远。

经过两年多冠病疫情的折腾,全世界都有感于经济、社会、文化和心理健康须要尽快恢复正常,我国在去年下半年与多个国家开通并逐步扩大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TL),正是面对现实的重要一步。随着奥密克戎疫情没那么严重,有更多专家建议考虑逐步解除管制,让本地社会真正过渡到与病毒共存的阶段。

一些人或许认为,目前少量的开放程度看起来已经不错,市面上不是太冷清,但从经济角度看,复苏是不平衡的。少数领域和行业在VTL或者旅游券等补助措施中有些许获益,但还是有很多公司持续依靠经营者的财力与意志力或政府补助在苦撑。在采取清零政策的中国大陆与台湾,这样的声音近日也陆续出现并且越来越响亮。

长期封闭边界和限制经济活动,虽然换得表面上的公共卫生安全,却要以很多行业的生存与经营以及打工仔的工作为心酸代价,长此以往是不可持续的;再有就是难以量化,但确实可以观察到的人们心理健康的慢性耗损。总之,关停手段在整体国家社会的成本列表中该如何计算,让很多决策者陷入两难。

必须说,与一年前或半年前相比,今天要进一步平衡以及兼顾公共卫生与经济和社会心理等方面,我们有更大的优势。理由包括:居民中的接种率更高,至今已施打的各类疫苗加强剂已经超过六成;虽然一度怀抱希望的“全民免疫”已经证明很难,但国际制药公司的特效药技术更稳定,我国也已经批准引进,在对抗疫情方面有了更多精良武器;奥密克戎很可能已经打败致命率更强的德尔塔病毒,如果往温和化进一步发展,更肯定趋向比较无害的流感化,开放就不会遭到“回马枪”。

虽然如此,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解除限制、进一步开放的尺度细节,比起清零或与病毒共存的路线选择,更加复杂,其中牵涉到众多微调的考虑,大前提则是必须确保我国医疗体系不能过度负荷,甚至应以正常的医疗诊治行为不被冠病病例所排挤为最高目标。

在这前提下,一些明显能帮助抵御病毒传播的措施仍应继续实行,例如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生病不进办公室等。相对可以放宽的部分,则包括允许更多旅游与商业航班往来,促进各种国际会议、展览的举办,放宽户外餐饮人数以及学校课外活动、文化表演和展览的参与人数等。个人方面则可以根据本身情况,选择避开拥挤场所或公共室内空间。

这场人类近代史上的大浩劫对每个国家都是难关,在确保解除限制支持经济社会活动与维持医疗体系正常运转的平衡过程中,值得自我提醒的一点是:放宽的目的除了为满足国家社会的各种需求,也包括争取时间静观疫情变化——奥密克戎虽然毒性低,但短期内有没有其他变异毒株出现,仍须要密切观察。

因此在静观的同时,决策制定应该抱持不排除在危险重临时踩刹车的心态和勇气。这也是我们不能像一些欧洲国家一样,一下子大幅解除戒备,做出准备躺平、顺其自然发展姿态的主要原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