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工人党“撒谎门”严重性凸显

辣玉莎本人的国会“撒谎门”事件就此告一段落,但出人意表且涉及工人党党魁的“案中案”,却才刚刚开始。
辣玉莎本人的国会“撒谎门”事件就此告一段落,但出人意表且涉及工人党党魁的“案中案”,却才刚刚开始。

字体大小:

2022年2月12日

盛港集选区工人党前议员辣玉莎承认在国会撒谎,已于两个多月前引咎辞职。国会特权委员会前天发表的有关听证会报告建议,国会对她三次说谎罚款3万5000元。辣玉莎本人的国会“撒谎门”事件就此告一段落,但出人意表且涉及工人党党魁的“案中案”,却才刚刚开始。

特权委员会认为,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党副主席费沙和党主席林瑞莲在听证会供证时都有不当行为,并指毕丹星是引导辣玉莎重复谎言的主导者,有在宣誓下作伪证之嫌。考虑到事件的严重性,委员会建议国会将毕丹星交由总检察署另行调查处理。

至于林瑞莲和费沙,委员会也相信他们有作伪证之嫌,但认为他们扮演了次要的角色。其中,费沙多次拒绝回答委员会的问题,有藐视国会之嫌,委员会同样建议将他交由总检察署查办。

按照1962年的国会特权法令规定,其实国会本身即有权对犯下各种不端行为的议员进行惩处,包括处以监禁、罚款或停职,但委员会建议国会将毕丹星等交由总检察署调查,显然有更深一层的考量。把案件交给司法部门处理,走的是另一道完全不同的法律程序。这么做至少有两个好处,其一,是避嫌,淡化事件的政治色彩;其二是查清楚所有相关的事实真相。

在目前执政党占国会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难免有人会怀疑国会做出的“判刑”是对反对党的政治打压。走司法程序能让案件得到进一步的深入全面调查和搜证,一旦总检察署认为可以立案,就须要在法庭公开审理,届时控辩双方可以在法庭上交叉盘问证人,被告也有机会自证清白,尽可能挖掘和还原真相,其结果更能令人信服。

虽然特权委员会听证过程也尽可能保持公开透明,包括连续公布听证过程的录像,但被传召的供证者各执一词,有者如费沙更采取了三缄其口的应对策略,这种不回答问题的回避做法,使一些问题难以得到彻底厘清。因此,人们希望,如果案件最终交到总检察署,事实真相能够大白于天下,尚存的各种疑点也都能水落石出。

当然,目前来说,这一切都还言之过早。特权委员会的报告和建议,首先必须经过国会的辩论,一旦国会通过了,才能启动司法程序,而总检察署的查办工作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事态会如何发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无论如何,辣玉莎说谎案,现在已演变成不折不扣的工人党“说谎门”,其严重性也随着国会特权委员会报告出炉而愈加凸显。辣玉莎在国会接连说谎本身已够严重,现在连工人党的领导人也涉嫌作伪证,被指控“主导”议员说谎,事态的严重性更加凸显,何况毕丹星还是国会的反对党领袖,代表的是整个工人党。辣玉莎事件发生后,一些人批评国会大张旗鼓处理,是小题大做,这是对议员诚信和问责的重要性缺乏了解所致。现在大家对这个问题应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议员是民选的,必须能代表民意,在国会自由发言,因此他们在国会自由发言的特权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国会也必须维护本身的神圣和尊严,因此也有清楚的法律规定,议员不得滥用特权,鲁莽发言,更不能有诸如说谎、欺骗、贪污等不端行为,否则必受严惩。说谎等于是破坏议员对国会和对选民应有的诚信,这在新加坡的廉政文化下尤其不能容忍。因此,议员说谎必须受到追责,并承担与其行为过失相当的后果,不管后果有多严重。

在民主政治体系下,政治人物与政党之间必然有政治性攻防,但一些基本的底线必须被各方遵守,诚信正是其中一道底线。

辣玉莎已经为自己的错误付出惨重代价,现在是轮到她昔日的党领导人面对同样严重指控的时候了。毫无疑问,委员会的报告和建议必会在国会引起另一场激辩,但最重要的还是还原真相,彻底问责,维护国会的清誉以及我国良好的政治生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