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马喜迎陆路关卡全面重开

因冠病疫情关闭长达两年的新马边境关卡,昨天重开,确实是令人振奋的消息。(白艳琳摄)
因冠病疫情关闭长达两年的新马边境关卡,昨天重开,确实是令人振奋的消息。(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因冠病疫情关闭长达两年的新马边境关卡,昨天重开,确实是令人振奋的消息。所有完成冠病疫苗接种者,通过陆路往返新马两地,不论乘搭何种交通工具,都无须检测或隔离。许多滞留在本地的马国游子,前晚深夜就带着无比兴奋激动的心情赶到关卡排队,准备第一时间赶回家乡与亲人团聚,大家在通关时欢呼鸣笛,场面感人,新山关卡外的路边,甚至有自发的市民夹道迎接归来者,疫情让人更觉亲情之可贵。

新加坡和柔佛之间的陆路交通关卡在疫前每天平均有多达四十几万人次出入,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关卡之一。川流不息来往两地的包括各行业的工人、学生、商家和游客等。由于人数众多,拥挤和堵塞几乎成了常态,巨大的人流也带动了两地市场的繁华景象。但疫情一暴发顿时改变一切。

当常态突然失去,人们也才感觉到失落。比如,有排队者回答记者,说他已两年未见家人,比起分隔的共1万7000多个小时,他此刻两小时的通关等待微不足道!

历史悠久的新柔长堤虽然只有短短一公里长,却承载着新马两国人民深厚的地理、历史、人文等各方面的联系和感情,见证两地唇齿相依的关系。数以万计的人有家人和亲友分居两地,2020年3月17日马国政府宣布封关时,数十万人顿时一水隔天涯,有家难归,两年来的时空阻隔,情感煎熬,只有亲历者才能真正体会。期间,更不知上演了多少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冠病疫情实在太残酷了。由于新马两地是如此的紧密相连,冠病来袭,两者也都难以幸免。所幸两国对抗疫情理念和步伐都相当一致,现在也都达到相当高的疫苗接种率,彼此因此有信心相互开放边境,恢复往来,这将有助于弥合亲情,并逐步恢复两地的经济元气,是两国共同迈向与病毒共存的重要一步。

疫情前,马来西亚是我国的第七大游客客源,而新加坡旅客则是马国最大的旅游消费者。2019年,新加坡游客在马国的消费达65亿元。但关卡一封,旅游业马上应声倒地。随着边境全面重开,两地的旅游业肯定会是最先受惠的产业之一。

对与新加坡只有一堤之隔的柔佛州而言,陆路关卡重开更说得上是久旱逢甘露,因为新山一带的许多商场、商店、酒店、餐馆、食肆和娱乐场所等,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地理上的方便,每天来自新加坡的消费者络绎不绝,成了他们最大的顾客群。两年疫情让市道陷入一片萧条,不少店家挨不过寒冬而倒闭。那些挨过的,终于可以盼到顾客的回流。

对新加坡而言,陆路关卡重开肯定也是有利的。

疫情前每天一早都有数以万计的马国工人搭乘各种交通工具或是骑电单车从新山来我国工作,晚上放工后又奔赴回新山,疫情阻断了这样的通勤方式,致使一些马国人放弃了在新加坡的工作,还没过来的,则失去了这一“出国”谋生的途径,影响所及是大大限缩了本地各行各业的外来劳力供应。关卡重开,相信这个让许多雇主头痛的问题也会得到缓解,毕竟新加坡经济也在迅速复苏,有很多的工作机会,新元的币值也有很大的吸引力。

通关首日,兀兰关卡出现的主要是回乡的马国人。据移民与关卡局的文告,截至昨早7时,有超过1万1000人通过兀兰和大士关卡出入境新加坡。由于今明两天是周末,相信通关的人流会更多,包括很想重新体验新山一日游的国人。而如果疫情不再出现反复,则假以时日,人流必会逐渐恢复到疫前的水平。

两年疫情为关卡按下了暂停键,长堤上空荡荡的画面,让人难以置信,却必将长久停留在两地民众的记忆中。过去的紧密联系和日复一日的往来,如果被很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话,如今失而复得,应当更能珍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