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朝鲜防疫有参考意义

朝鲜在5月12日突然打破沉默,官方的朝鲜中央通讯社宣布境内出现数量不明的奥密克戎病例,并形容这是国家所面对的最紧急状态。(法新社)
朝鲜在5月12日突然打破沉默,官方的朝鲜中央通讯社宣布境内出现数量不明的奥密克戎病例,并形容这是国家所面对的最紧急状态。(法新社)

字体大小:

在全球冠病疫情两年来此起彼落的乱局中,波涛不惊的朝鲜在5月12日突然打破沉默,官方的朝鲜中央通讯社宣布境内出现数量不明的奥密克戎病例,并形容这是国家所面对的最紧急状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下令全国进入封城戒备状态。在一周后的5月18日,朝鲜透露境内从12日的35万起病例,以每天二三十万的速度扩散至有近200万人染疫,其中120万人已经康复,超过74万人隔离治疗,63人死亡。

虽然朝鲜自外于国际社会,但外界一直不相信冠状病毒被成功拒于门外,毕竟朝鲜仍然保持与近邻中国的贸易往来。因此,两年来保持低调的平壤突如其来的宣布,引发了国际关注。追踪观察朝鲜的国际专家,对于官方为何在此时承认疫情莫衷一是,但都同意平壤在4月25日夜间举行的约2万人参加的大型阅兵活动,纪念朝鲜人民军建军90周年,可能是导致疫情失控的原因。

长期的闭关锁国,加上公共医疗基础薄弱,朝鲜2600万人口如何应对冠病疫情,可能会成为国际公共卫生专家关注的非一般案例。由于缺乏大规模检测的能力,朝鲜只能通过发烧症状来辨识病例,因此官方所公布的病例数,应该没有计入众多无症状病例。最为关键的是,朝鲜全国人口几乎都没有接种冠病疫苗,而官方还公开拒绝国际社会提供疫苗的建议。这却为研究病毒如何在“天然”状态下传播,提供了近乎实验室般的绝佳案例。

平壤拒绝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红十字会、韩国甚至中国所提供的包括疫苗和防护服在内的医疗物资协助,凸显了朝鲜当局极度缺乏安全感,不愿意让运送救援物资的外国人有机会一窥境内虚实。此外,朝鲜这阵子接连试射各类型导弹的挑衅行为,包括在5月12日宣布疫情当天发射短程导弹,都加剧了自身的孤立感。另一方面,平壤也缺乏保存和运送西方先进疫苗所需的冷链设备,又或许不相信其他非西方疫苗的功效,所以干脆选择“躺平”。

国际观察者对于平壤的“躺平抗疫”褒贬不一,批评者认为这是草菅人命的不负责任的冒险;但另一派意见却认为,从官方至今的措施看,平壤的选择或许是权衡利弊后的理性决策。官方对民众的宣导内容显示,平壤当局似乎汲取了各国应对奥密克戎的经验,判断这款变异毒株传播力强但致命率低,因此要求发烧的民众隔离,用土方或一般药品退烧。除了表达对官员不够警惕的不满,惩处没有作为的官员之外,平壤基本上对疫情采取了无为而治的态度。

在世界第一大港上海还在封城之际,朝鲜的躺平抗疫无疑成为中国清零政策的鲜明对比。中国官方认为清零政策避免了大量潜在的死亡病例,可是在经济和社会层面所付出的重大代价是否值得,恐怕会一直争议下去。朝鲜至今的抗疫经验似乎表明,奥密克戎对于没有接种疫苗且因为粮食不足而营养欠佳的朝鲜人口,并没有导致大规模的死亡现象。同为共产党统治的集权体制,如果朝鲜最终靠躺平渡过难关,难免反衬中国清零的成本巨大。

朝鲜因为各种原因而对冠病疫情采取无为而治的态度,恰好为国际医学界研究如何应对下一场全球疫病,提供了典型案例。由于没有接种疫苗,朝鲜人在没有人工外力介入的条件下,主要以自身免疫力直面传染病毒。若平壤的官方数据基本可信,则病例增加的速度和传播方式,重症率和死亡率,康复人口的情况,后遗症的比率等数据,对病毒学家建立数学模型,预测和制定应对未来疫病的方针,或许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