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让危险人物入境是正确的

新加坡在雅加达的大使馆和棉兰的领事馆外出现示威人群,高喊反新的口号。(法新社)
新加坡在雅加达的大使馆和棉兰的领事馆外出现示威人群,高喊反新的口号。(法新社)

字体大小:

印度尼西亚极端思想传教士索马德在本月16日,从峇淡岛乘渡轮抵达丹那美拉码头时,被我国拒绝入境,他一行六人同天坐渡轮折返。此事之后几天在印尼国内引起连串反应,对新加坡是又一次的及时提醒。

我国内政部认为索马德宣扬极端主义和隔离主义,他也宣称自杀式爆炸攻击在以巴冲突背景下是合理的,属于“殉教”行动。现年44岁的索马德以他个人对历史的诠释,企图说明新加坡是“与廖内群岛关系密切的马来土地”,非但超越宗教范围的论述,也反映了他企图借炒作政治课题,来提高个人影响的不良居心。

他的支持者在网上用垃圾留言攻击新加坡领导人的社交媒体账户和一些政府部门和机构的网页,以宣泄不满。有人甚至在网上恫吓向新加坡发动“九一一式的袭击”,在在暴露索马德所代表的意识形态并非主张和平的正信伊斯兰,所以才会有他的支持者的暴力倾向。

新加坡在雅加达的大使馆和棉兰的领事馆外出现示威人群,高喊反新的口号,有些来自“回教法意识形态捍卫者”的成员,要求新加坡道歉,要我国大使离境。示威标语包括说“新加坡是马来人土地,不是华人资产”,还借这给事件进行抹黑,把新加坡说成是一个恐惧回教和反回教的国家,甚至以种族主义的眼光看新加坡,进一步表明索马德并不是单纯的宗教人物。

索马德在国际上早已是不受欢迎的极端主义者,过去几年他曾经遭香港、东帝汶、英国、德国和瑞士等等国家和地区拒绝入境,毫无疑义地说明他这类充满宗教偏见、鼓吹种族仇恨的传教士,不见容于国际社会与现代文明标准。印尼社会特别是回教社群,必须意识到他对国家安全及社会和谐的危险性,并且公开表态反对。

这类极端主义者的宣教视频,在网上可以发挥很大影响力。2020年1月,新加坡一个17岁年轻回教徒被拘留,便是由于他在网上受了索马德极端言论的洗脑而自我激进化。由此不难想象,索马德本尊在印尼境内宣导这类异端思想,如何危害印尼的国家和社会安全。

从印尼政府的反应来看,他们显然并非毫无警觉。印尼国家反恐局主任努尔瓦希德准将认同新加坡对付极端分子从“上游”采取防范措施,先发制人的做法,认为值得印尼学习。

拒绝危险人物入境是各个国家的权力,不容他国质疑。防范我国社会因为这类伊斯兰异端邪说而产生回教恐惧,危害社会和谐,与防止极端主义的渗透同样重要。

新加坡对宗教一视同仁,不论外来传教士是属于什么宗教,只要他们对我国多元社会的团结和国土安全有不利影响都一概拒于门外,政府也曾拒绝主张极端思想的基督教传教士入境。

极端宗教思想与种族主义相结合,违背了现代文明政教分离的原则。印尼国内势力不小的回教激进组织,对新印融洽的双边关系是潜在威胁,他们可能继续炒作事件来煽动反新加坡的情绪,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更必须坚持立场。

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区域国家的共识,也符合新印的利益,两国必须不断加强合作,互通信息,防患未然,以确保区域的长治久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