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区域和平稳定须有日本角色

岸田文雄在香会中强调日本将寻求通过对话而不是对抗来建立稳定的国际秩序,但也必须为通过武力或威胁践踏他国和平与安全、不遵守规则的实体的出现做好准备。(档案照)
岸田文雄在香会中强调日本将寻求通过对话而不是对抗来建立稳定的国际秩序,但也必须为通过武力或威胁践踏他国和平与安全、不遵守规则的实体的出现做好准备。(档案照)

字体大小:

在去年10月就任日本首相的岸田文雄,在6月11日正式访问新加坡,并同时参加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且在大会发表主旨演说。在岸田访问期间,新日签署了加强版的国防交流备忘录,推进两国防务机构在后勤支持和国际活动的合作。他前天在会见李显龙总理时,就双边以及国际和区域发展交换意见。新日对于维护区域和平稳定有共同利益,也有深化合作的空间。

美中博弈加剧导致区域形势紧张,乌克兰战争更让局面雪上加霜。岸田文雄在香会的主旨演说指出:“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他强调日本将寻求通过对话而不是对抗来建立稳定的国际秩序,但也必须为通过武力或威胁践踏他国和平与安全、不遵守规则的实体的出现做好准备。

维护和平稳定是所有区域国家共同的责任和利益,除非北京判断台湾要实现独立,否则所有利益攸关方都不愿意看到战争爆发。

在维护区域安全方面,东京有能力也有责任扮演促进和平的角色。日本是美国在东亚最重要的军事同盟国,也跟中国保持密切的经贸关系。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有属于自身的独特利益和视角,也有在亚太地区发挥平衡作用的实力。区域国家期待日本积极参与区域事务,协助扩大所有国家的外交空间,减少各国选边站的压力。

要做到这一点,日本须在两方面做出努力。一方面,日本要继续强调区域的任何安全与经贸框架,须采纳开放包容的原则。无论是由日本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或者新近由美国倡议的印太经济框架,目的都应当是尽可能鼓励更多国家加入,共同发展与繁荣。面对近来全球供应链重组乃至脱钩的趋势,依靠国际贸易的日本有责任力挽狂澜,避免全球化合作出现不可逆的反转。

另一方面,日本也须推进区域国家的政治互信,为经贸合作奠定坚实基础。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距今快80年,战争的惨痛记忆似乎逐渐为后人所淡忘,可是历史的伤痕依然不时干扰区域外交关系,妨碍合作的深化。诚如李显龙总理一再提醒,处在当下全新的战略环境里,日本应思考如何处理过去,让长期遗留的历史问题自此了结。卸下这一历史包袱,日本将能在区域安全合作扮演更大的角色,充分参与和维护开放包容的区域架构。

当然,区域国家也应当秉持积极的心态,鼓励并配合日本一起走出历史阴影,建设合作所需的政治互信。对二战历史创伤表现得最为强烈的韩国与中国,因而有义务协助日本一起寻求翻越历史章节的答案,为区域和平稳定贡献一分力量。唯有域内国家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培养互信,才能连同域外国家构建和维护开放包容的区域架构,让区域的发展繁荣更上层楼,迎接亚洲世纪的到来。

全球地缘政治格局从东西两极对立的冷战,过渡到以美国独大的后冷战时代,再演变到昙花一现的欧盟、金砖国家等多极并立的竞争时代,到如今似乎又要返回两极对立的老路。虽然乌克兰战争象征后冷战和平红利耗尽,但这并非世界的宿命。二战后以和平宪法立国的当代日本,在这样的历史关键时刻尤其应当响应时代的呼唤,防止东亚重演乌克兰的悲剧。

新加坡和日本自二战以来,都从建立在开放包容原则上的区域和平稳定,获得巨大的发展机遇。同样的,区域其他国家乃至美国、印度、欧洲和中东诸国,也从全球经济重心东移的大势获利。因此,新日能在这个共识上充分合作,在拓展双边关系之际,为区域和平稳定做出自己的贡献。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