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富不过三代”不是一个魔咒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全国职工总会举办的工运对话会上,正式推介“新加坡携手前进”运动。(李健玮摄)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全国职工总会举办的工运对话会上,正式推介“新加坡携手前进”运动。(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前天正式启动“新加坡携手前进”全国运动,以更新社会契约,让我国社会和制度惠及多数人、珍视拥有不同才能者,并给予所有人向上流动的机会。这是第四代领导的承诺,他的团队将竭力确保我国继续繁荣,所有人能共享繁荣果实。

在全国职工总会举办的工运对话会上,黄循财围绕国人关切的课题进行坦诚对话,重申政府在许多课题上的一贯立场,也提出因应时代发展的新思路。

当前国人对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的焦虑日益加剧,政府的承诺不只在于安抚国人,而是为国家指出一个前进方向。从他覆盖多领域的谈话内容来看,这不是政策的转向,而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继承、有所更新,也有所深化。

由19名第四代领导团队成员负责推动,以不同主题为“支柱”,在“赋能、装备、关怀、建设、守护、团结”六大旗帜下,针对经济、教育、医疗、住屋、环境和身份认同等领域,进行广泛的收集民意活动,并预定明年中提出报告,为我国今后10年和更长远的未来制定计划。

全国对话并非第一次,这次可视为整个领导团队的集体领跑。黄循财掀开序幕的讲话形同“誓师”宣言,包含了几个关键词,如“优势世袭”,即富人的孩子总会得到较好的机会,且无可厚非,他们也会确保这种“优势”能够“世袭”下去。因此,新加坡必须为行之已久的唯才是用制度,注入温情,包括投资学前教育,让下一代不论出身,都能发挥潜能;为“人才”重新定义,不纯粹以学历论人才;更要防止社会关系网和血统决定竞争的成败,政府必须直面这项艰巨的挑战。

为解除人们对外籍员工和专业人士竞争饭碗所引发的忧虑,政府必须管控自由市场的运作,抵制“赢家通吃”的经济体制。不再把人们对外来竞争的忧虑,一概视为“排外心理”作祟,这是政府在吸引人才政策上的新视角。要培养国人对这片土地的归属感,我们就必须以其他国家出现的社会分裂为戒,以“同理心”理解人们内心的忧虑与恐惧。

建国初期,我国的最主要发展重点在于创造财富、解决贫困,这项工作可谓成绩斐然,但时至今日,自由竞争也导致贫富差距扩大,政府现在除了得继续创造财富之外,也得在分配财富方面多下功夫,以满足现今社会的多元诉求,尽力做到公平公正、温情包容,并且必须设法解决社会流动性固化的问题,让弱势家庭看到希望,尤其是后者,更是社会契约的成败关键所在。

建立社会契约的讲法并不新,而是长期实践与调整的结果。人民给予政府的信任,是基于政府的政绩和人民亲身享受到的福祉。

负责“六大支柱”的19名第四代领袖中,包括不在国会的全国职总秘书长黄志明,显示职工运动在建国过程中的重要地位不可取代,政府以职总对话会为平台展开意义深远的全国运动,再一次证明了这点。

协助人民渡过难关,照顾年长者,需要更多资源,政府的钱投在哪里,还能继续增加多少,以及人民愿意承担多少,黄循财说这是所有人必须集体决定的事,也是政府对人民的期待。

新加坡式的国家财富分配,这些年来让政府一方面能够扶贫济困,另一方面又能避免西方式作茧自缚的社会福利主义。

然而,国家财富的重新分配,有赖于新加坡创造财富的能力,这又回到根本的问题上:人民必须自力更生,有能力的阶层又愿意共同承担,这是构成新加坡社会契约的重要部分,要确保它的可持续性,政府必须进一步说服人民这是“集体的事”,不只是政府的事。

人民的前途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而且互为因果。新加坡是个弹丸小国,人口增加空间有限,因此每个新加坡人都是宝贵的资源,必须争取不断提高素质,开拓视野,跟上时代发展,个人进步,社会、国家才能进步。为期一年的全国运动只是一个开始,不是结束。未来的路如何走下去,人民对领袖的信心,领袖对人民的放心,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更新社会契约原是第三代领袖的议程,是他们传给第四代领导的“政治遗产”。第四代不能只是“萧规曹随”,必须注入更多想法,化创意为成果。所谓“富不过三代”不是一个魔咒,而是一种激励和提醒,对政治领导人如此,对人民也是如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