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亚细安须续向缅甸军政府施压

第55届亚细安外交部长会议星期三(8月3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召开。图为各国部长在会议开始前合影。(法新社)
第55届亚细安外交部长会议星期三(8月3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召开。图为各国部长在会议开始前合影。(法新社)

字体大小:

在缅甸军人政府外长不受邀请的情况下,第55届亚细安外长会议8月3日在柬埔寨金边举行。会议针对缅甸课题发表了文告,指军政府在会议召开前一周处决四名反对派人士,对于亚细安致力协助缅甸促成和平方案及达成全国和解是严重挫折,也不尊重亚细安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和亚细安缅甸问题特使。

文告说,缅甸在落实五点共识方面毫无进展,并指出若这方面毫无进展,与缅甸军政府进一步接触的意义有限。随着四名民主派人士被处决,缅甸的情况比五点共识达成前更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首相洪森说,缅甸军政府如果处决更多政治拘留犯,亚细安将被迫重新考虑五点共识。

新加坡外长维文医生在会上再次呼吁缅当局释放所有政治拘留犯,包括前民选总统温敏和前国务资政翁山淑枝,以及允许亚细安缅甸问题特使接触有关各方。他会后在面簿发文说,亚细安不能允许自己被挟持,也不能让目前的困难破坏亚细安核心地位与团结。

上述言论显示亚细安成员国对缅甸问题的拖沓无解,既厌烦又无奈,因为,对缅甸内政,亚细安能做的其实很有限。所谓五点共识,指的是亚细安去年4月在雅加达召开特别领导人会议讨论缅甸问题,并邀请缅军政府领袖敏昂莱参加,大家在会上所达致的共识,包括:立即停止暴力、与缅甸各方进行具建设作用的对话、委任一名亚细安特使促成对话、接受救援,以及允许特使访问缅甸。

敏昂莱虽同意了这五点,但没有付诸实行,继续军事镇压反对派,并拒绝让亚细安特使会见翁山淑枝等人。去年10月的亚细安峰会因此罕见地决定不让敏昂莱与会。今年柬埔寨为主席国,首相洪森想亲自说动军政府,于是出访缅甸,柬国特使也两度访缅,但都无功而返。军政府更于最近宣布再次延长紧急状态六个月。

缅甸可以说打从1997年加入亚细安起,就一直是个麻烦的成员国。开始时是因为罗兴亚人问题引起世界关注和声讨,更遭受欧美的经济制裁。继而是去年2月的军事政变,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毫无疑问,缅甸复杂的内政有特殊的历史因素,也导致军人垄断多个领域,长期主政。然而,这也给大国的插手提供了机会。在美中博弈的大棋盘中,缅甸不幸地成为一颗棋子。上个月,敏昂莱还访问了俄罗斯,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前天也率团到访内比都,并对军政府“旨在稳定缅甸局势的努力”表示支持。上个月初,中国外长王毅也访问了缅甸。

面对西方的严厉制裁,缅军政府找上中俄寻出路,如今中俄与欧美又势成水火,这不仅给亚细安处理缅甸课题增加了难度,也可能影响亚细安团结和发挥核心地位的作用。正如我国外交部的文告所言,本届外长会议是在“非常动荡和不安的时期”召开,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台海局势因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急剧升温,都是亚细安更须应对的迫切课题,缅甸问题却在此时成了亚细安的“尴尬”。

然而,除了依据五点共识继续向军政府施压外,亚细安似乎也没有其他良策。这应是亚细安有史以来最棘手的内部问题。只要亚细安宪章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大原则不变,试图改变缅军政府态度的努力就难以再进一步。因此,外长会议固然难有什么具体行动,即使年底举行的峰会,也不容易提出什么新方案。缅甸问题很可能将长时间困扰亚细安,除非缅军政府能以缅甸长期国家利益为重,改弦易辙。敏昂莱声称五点共识能在今年内实行,但愿他能兑现这一承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