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提高低薪工人工资刻不容缓

去年8月,低收入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提呈报告建议,扩大渐进式薪金模式的覆盖范围,包括零售业、餐饮业、受雇于各公司的行政人员和司机,以及垃圾管理业。(档案照)
去年8月,低收入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提呈报告建议,扩大渐进式薪金模式的覆盖范围,包括零售业、餐饮业、受雇于各公司的行政人员和司机,以及垃圾管理业。(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国劳资政三方为低薪工人推出的渐进式薪金模式,将扩大至零售业。从9月1日开始,零售业雇主要为外国员工申请或更新工作准证时,必须落实渐进式薪金模式。

根据零售业劳资政工作组的建议,在这个行业服务的1万9000名低薪员工,接下来三年每年可获得8.4%至8.5%的薪金增长,月薪总增长达18%。

目前,零售业的销售助理与收银员的月薪中位数是1850元。换句话说,有一半的员工月薪低过这个数额。从9月1日起,他们的最低总月薪将达到至少1850元,并在三年内达到至少2175元。高级销售助理与高级收银员以及助理销售主管也将在这个薪金模式下受惠。

人力部兼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在记者会上指出,渐进式薪金模式扩大至零售业具有里程碑意义。零售业雇用4万6000名全职与兼职的本地居民(包括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是至今渐进式薪金模式涵盖员工最多的一个。

自2012年全国职工总会推出渐进式薪金模式以来,已有多个行业的低薪工人受惠。最先落实这个模式的是清洁业,接着是保安业与园景业。根据2020年的统计,本地约有28万3000名全职员工属于低收入群,他们的月薪收入不超过2033元。

虽然渐进式薪金模式已在上述三个行业落实,但只涵盖约10%的低薪工人。去年8月,低收入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提呈报告建议,扩大渐进式薪金模式的覆盖范围,包括零售业、餐饮业、受雇于各公司的行政人员和司机,以及垃圾管理业。

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国际都市,若任由市场力量决定工资,收入差距将持续扩大。全球收入差距拉大,已在许多地方撒下社会不安的种子。我国政府早已意识到这个风险,并致力于建构包容的社会以及缔造新的社会契约。

多年来,政府为低收入群体提供显著的财政转移,逐步缩小收入的差距,尤其是收入最底层的20%群体。此外,渐进式薪金模式加速低薪工人的工资增长速度,以更快地拉近他们与薪金中位数的距离。

在生活费高涨的环境下,提高低薪工人的工资更是刻不容缓。地缘政治冲突以及供应链中断,导致能源与食品价格攀升,低薪阶层首当其冲。财政援助固然重要,但是较为可持续的做法是提高低薪者的工资,以让他们能较从容地应对生活费高涨的压力,并从工作中发掘自我的价值。

不过,在目前的经济情况下,渐进式薪金模式是一把双面刃。大多数的低薪工作是服务国内市场的行业,工资加速提高难免引起消费者对货品与服务价格上涨的忧虑。企业目前普遍面对员工短缺以及营运成本上升的挑战,渐进式薪金模式势必进一步提高企业的经营成本。要缓解成本上涨的压力,企业就得设法通过工作重新设计和善加利用科技等,来提高生产力。

零售业是与顾客面对面接触的行业,在这个行业推广渐进式薪金模式,难免让消费者担心经营成本的上涨会导致价格上涨。为此,政府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推出了渐进式加薪补贴计划,以缓解雇主的工资成本压力。雇主为薪金不超过2500元的居民雇员加薪,可获得政府补贴75%的加薪额;为超过2500元至3000元的居民雇员加薪,可获得政府45%的补贴。

即便如此,消费者仍然必须做好心理准备,承担渐进式加薪计划的部分成本。渐进式加薪模式不仅是扶持低薪工人,也是社会集体努力打造包容社会的体现。正如扎吉哈所说的:“作为一个社区,我们要问自己想要打造怎样的社会。我们固然希望经济实惠和价格负担得起的东西,但这不应建立在牺牲雇员的薪金之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