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纳吉入狱牵动马国政局

纳吉是马国史上第一个因贪污罪入狱服刑的前首相。(路透社)
纳吉是马国史上第一个因贪污罪入狱服刑的前首相。(路透社)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上诉失败,在8月23日被马国联邦法院五司一致判决,维持吉隆坡高庭两年前的原判。他随即被警方押送入狱服刑12年。这是马国史上第一个因贪污罪入狱服刑的前首相,对于当下临近全国大选而混沌不明的马国政局,势必产生一定的影响,包括选举的结果。判决反映了马国政坛朋党文化和政治裙带错综复杂的贪腐现象,但期待纳吉的入狱能扭转乾坤,则无疑过于乐观。

纳吉在担任首相和巫统主席期间,通过传统的金权政治培养了庞大的政治力量。他在巫统全国各支部和基层拥有强力的支持,甚至在社交媒体上也有大量粉丝。因此尽管官司缠身,纳吉在判刑前一直在巫统乃至政府维系不小的影响力,对同属巫统的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构成一定的政治压力。

掌握党内实权的纳吉和巫统主席、前副首相阿末扎希等所谓的巫统“官司派”,一直希望依斯迈能解散国会,尽早举行全国大选。因为他们相信在野阵营由于内斗分裂,不成气候,此前的几次地方选举,巫统都高奏凯歌,所以巫统有望在全国大选赢得政权,组织政府,届时就能通过政治影响力,为自己谋求司法脱身。

依斯迈虽然在党内没有实权,却善用首相的身份,取得在野党的合作来抵御巫统官司派的压力,始终保留了在何时举行大选的决定权。吊诡的是,纳吉入狱让巫统官司派更加火烧眉毛,迫切希望大选尽快举行,但同时也因为失去了纳吉的政治力量加持,导致官司派更无力同依斯迈讨价还价。阿末扎希自己就面对47项失信和贪污指控,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的官司还在审讯。虽然阿末扎希试图如法炮制,学纳吉利用司法程序尽量拖延官司进程,但也很可能步纳吉后尘,以失败告终。

形势看似对依斯迈有利,他一方面利用在野阵营内部分裂,不愿意提早大选的立场,继续稳坐首相府钓鱼台,另一方面则等候阿末扎希的官司下判,争取在党内权力结构更上层楼。一旦阿末扎希同样遭遇纳吉下场,群龙无首的巫统官司派恐怕会全面失势,届时依斯迈争取成为党主席的胜算应会提高,对全局的掌握也会更有力。

与此同时,朝野的马来政党同样得面对新一轮的合纵连横,避免在随时可能举行的大选失利。当前的各个主要马来政党,多少都跟巫统有关,很多更是直接在巫统权力斗争失败后分裂出来的。它们因此都难免跟纳吉和阿末扎希一样,涉嫌各类贪腐案件。除了纳吉闹得沸沸扬扬的一马公司舞弊案,目前成为舆论焦点的国防部濒海战舰采购弊案,就牵扯了不少有巫统背景的政要。弊案也势必会是来临大选的主要课题之一,自然也是各政党避之唯恐不及的烫手山芋。

纳吉入狱所牵动的马国政局变化,集中在巫统内部的权力重组,以及对下届大选的选民投票意愿。由权钱交易堆积起来的纳吉政治势力,是否会因为他的入狱而瓦解,触发新一波党内权力斗争,将影响依斯迈对何时举行大选的判断。纳吉入狱又如何影响马国选民的政治情绪,特别是对政治清明还有所期待的中间选民的投票热情,同样是值得观察的发展。

对于那些认定纳吉有罪的马国民众,五司的判决无疑代表公义终究得到伸张,也或许会重燃他们对马国未来的希望。然而纳吉案所代表的马国政治陋习,却是经历了数十年朋党政治和裙带文化所结出的恶果,背后涉及了庞杂的人事和利益。寄望一起判决来改变现状,恐怕有点异想天开。马国或许还必须经过几轮的政党轮替和权力洗牌,才有可能刷洗既有的政治格局,启动新政治生态的萌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