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正视名人吸毒不良影响

还在服兵役的约瑟林承认吸食大麻,新加坡武装部队会对他实施长达六个月的尿检,也不再允许他在服役期间请假备赛。(档案照片)
还在服兵役的约瑟林承认吸食大麻,新加坡武装部队会对他实施长达六个月的尿检,也不再允许他在服役期间请假备赛。(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我国著名运动员约瑟林及林香杞在海外训练时,因为涉及与吸食大麻相关的条例而被肃毒局调查,引起本地体育界和社会舆论震惊。他们的错误行为不但伤害了个人珍贵的名誉,也因为他们曾为国争光,享有崇高社会地位,是许多青少年的榜样,对社会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新加坡奉行严厉的禁毒政策,尽管大麻合法化在国际上蔚为风潮,对禁毒政策形成越来越大的政治压力,政府的坚定立场始终没有动摇。约瑟林及林香妃涉及大麻事件,以及社会如何看待和处理此事,反映了新加坡所面对的巨大挑战。

27岁的约瑟林及29岁的林香杞都是享负盛名的本地运动员。约瑟林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100米蝶泳金牌得主,在其他国际比赛也获得不少奖牌;林香杞在2009年东南亚运动会50米蝶泳首次刷新大会纪录,并在之后连续六届勇夺金牌,至今共在东运会获得19金、四银和两铜的辉煌成绩。换言之,两人都是见过世面,事业有成的优秀成人,不是涉世未深的好奇青少年。

约瑟林及林香杞在运动专业生涯的不同阶段,都面对大起大落的高压,在个人生活或许也遭遇不为人知的精神煎熬。但是,作为成绩斐然的知名运动员,全国青少年的人生榜样,他们更必须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展现高度的自律,而不是随波逐流,做出错误示范。我国法律规定,就算在外国吸毒,回国后同样要面对刑责。处理两人所犯的错误时要如何兼顾法理与人情,考验当局的智慧。

一个不容忽视的趋势是,一些国家出现对大麻等“软性毒品”的去污名化运动。1960年代西方青年反抗权威社会运动的嬉皮士一代,在成为社会主流,占据体制要津后,延续当年用实现个人自由的冠冕堂皇说辞,来包装合理化纵容私欲的一套,推动各种瓦解社会传统规范的运动。大麻合法化就是典型例子。由于不少西方社会名人,包括影响力巨大的影视娱乐界人物都公开吸大麻,于是逐渐改变社会观感,甚至变成左右立法结果的政治势力。

大麻从被禁的毒品,开始以止痛的慈悲“药用”理由,有限度解禁,随后又被美化为狂欢派对上纵情助兴的娱乐用品,最终变成唾手可得的日用消费品。这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手法积非成是,反复在不同国家上演。另一种手段,则是以包容的名义,为吸大麻开脱,指大麻能麻痹神经,产生止痛效果,那些在生活里遇到重大挫折,心灵遭重创的人,犹如借酒消愁般来逃避痛苦的现实,应当得到同情和理解。

这些对传统是非观念的精巧颠覆,在西方大获全胜后开始渗透本区域。泰国于2018年完成了大麻“药用”合法化的第一步,接着在今年6月9日除罪化,可以合法种植、分销、拥有及使用。除了未满20岁者及孕妇,任何人都可以当街合法购买大麻。推动大麻合法化的泰国公共卫生部长称,这能在五年内发展为价值30亿美元的产业。马来西亚也亦步亦趋,卫生部长和官员近期均表示欢迎对大麻药用的研究。

李显龙总理去年12月在中央肃毒局成立5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强调,尽管面对越来越大的内外部压力要求大麻合法化,新加坡无意这么做。这是政府对毒品零容忍的一贯立场,也是对外界发出的明确信号。这次国防部、体育理事会和游泳总会都在第一时间,表示对滥用毒品采取零容忍态度,是个很及时的提醒,即使运动员过去曾为国家争取了许多荣誉,但新加坡对于毒品的立场是非常坚定,不会有任何妥协的。

当然,对于毒品的零容忍,不意味着我们的社会不能给约瑟林和林香杞重新站起来的机会。他们都在事后表示严肃看待自己的过错,承认自己做了错误的示范。我们期待他们从这次的错误中学习,并本着运动员的精神,勇敢和坚强地面对人生的这一挫折,自我检讨,重新出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