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欧洲能源危机外溢风险

石油以及天然气的出口是俄罗斯收入的主要来源,而欧洲高度依赖俄能源供应。(路透社)
石油以及天然气的出口是俄罗斯收入的主要来源,而欧洲高度依赖俄能源供应。(路透社)

字体大小:

2022年9月7日

上星期五,七国集团财长会议后宣布,他们正在组建一个石油进口国联盟,在年底为俄罗斯的原油以及石油产品设置价格上限。紧接着,俄罗斯宣布关闭天然气管道“北溪1号”,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欧洲天然气批发价格应声上涨30%,欧元兑美元的汇率也跌破1对1的比例,创下20年来的低点。

石油以及天然气的出口是俄罗斯收入的主要来源,而欧洲高度依赖俄能源供应。俄乌战事爆发后,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以及俄罗斯的反制中,能源成为双方的战略工具。欧洲即将进入寒冬,对能源的需求提高。俄罗斯关闭天然气管道将进一步加剧欧洲能源短缺的问题,并可能推高全球的能源价格与通货膨胀。

七国集团由全球七个发达工业国家组成,成员国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加拿大、法国和意大利。在6月末举行的峰会上,七国集团领导人同意探讨限制俄罗斯海运原油和石油产品的价格,但没有具体的方案与时间表。

上星期举行的七国集团财长会议指出,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的时间,将与欧盟第六轮制裁实施相关措施保持一致。这意味着,七国集团可能从12月初开始,对俄石油产品设置价格上限。

全球大约95%的油轮由伦敦经纪及一些在欧洲大陆的公司承保。七国集团财长指出,除非俄罗斯的原油以及石油产品的售价低于设定门槛,否则俄石油买家将无法获得船运保险与融资。

七国集团意图通过油价上限,削减俄罗斯的财政收入,迫使它尽早结束乌克兰的战事。此外,美国财长耶伦表示,限制俄原油以及石油产品价格“是对抗通胀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然而,欧洲国家高度依赖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供应。据统计,在俄乌冲突前,欧盟国家一半以上的能源产品依赖进口,其中俄罗斯提供了41%的天然气、46%的煤炭和27%的石油。俄乌开战后,欧洲国家能源供应短缺,电力价格飞涨。今年7月份,欧盟国家的通胀率达9.8%,比去年同期的2.5%高出许多。

尽管欧洲国家尽力摆脱对俄能源依赖,包括重新使用煤电以及核电,并加速再生能源的使用,但还是无法解决燃眉之急。经济制裁导致石油与天然气供应链受到干扰,推高了原油与天然气的价格,也淡化了制裁对俄罗斯经济的伤害。

今年6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以德国未能及时向俄方交付送到加拿大维修的天然气管道部件为由,削减输气量60%。在德国政府紧急协调下,北溪管道恢复供气,但输气量削减至产能的20%。

上个星期,北溪1号管道进行三天维修,原定星期六早上恢复运作,但俄方声称涡轮机漏油,管道继续关闭,直到问题解决。俄罗斯此举,显然是回应欧美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的决定。克里姆林宫发言人指出,北溪管道要全面恢复供气,西方国家必须先撤除经济制裁。

俄乌战事处于胶着状态,美国与欧盟国家不太可能撤除经济制裁。除了对俄罗斯出口的石油价格设限,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指出,欧洲也必须对俄罗斯管道天然气设定价格上限。与此同时,俄罗斯会继续实行反制,直到经济制裁结束。

因此,欧洲的能源危机可能继续恶化,电价也可能持续高涨。欧洲的天然气与电力期货价格已比去年上涨了10倍。高昂的电价加重家庭的负担,生活费高涨影响了社会的稳定。此外,它也影响了工业生产,不少耗电量大的生产活动被迫减产或停产,进一步影响了全球的供应链。

欧洲能源危机加剧全球地缘政治的矛盾,并可能使全球的通胀问题居高不下。这迫使主要经济体采取激进的加息措施,引发经济衰退的风险。通胀与经济衰退叠加的滞胀风险,不可小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