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管制收债也须严打非法借贷

依据新法设立的监管框架,所有收债公司和收债人员必须向当局申请营业和工作执照,并通过警方的个人背景筛查。(档案照)
依据新法设立的监管框架,所有收债公司和收债人员必须向当局申请营业和工作执照,并通过警方的个人背景筛查。(档案照)

字体大小:

9月13日,国会通过了《收债法案》,新法预计会在明年下半年或后年上半年实施,因此,现有的收债公司和收债人员,将有相对充裕的时间准备从无法管制过渡到有法可依的行业环境。这也意味着收债行业活动将开始规范化。

依据新法设立的监管框架,所有收债公司和收债人员必须向当局申请营业和工作执照,并通过警方的个人背景筛查。这也就是说,目前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收债行业,将结束失序的时代。警方随后将会制定更详细的条规让业者遵循,比如列明哪些属于不合法的收债行为或手段,尽可能厘清目前存在的灰色地带,杜绝一些不良业者采取极端和滋扰公众安宁的收债手段。

目前已受监管的贷款和收取欠款业务的机构,如银行和有执照或豁免的放债人,无须个别申请执照,它们的雇员也不必额外申请许可证。这些机构将被列入类别执照(class licensing)组别。负责法案二三读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内政部政务部长孙雪玲表示,相信这项法案将有助于当局更好地管制我国的收债活动,制止不当的收债行为,确保社会安宁。

近年来,收债行业悄然兴起,反映社会上借贷活动的增加,以及各种借贷者面对收债困难的个案与日俱增。收债服务应运而生,吸引不同背景者投身这一行业,出现了良莠不齐的现象。当局甚至无法确定目前确实存在多少收债公司,或有多少人从事这一行业。近年来,警方接到的涉及收债人骚扰的报案明显增加,从2015年的134起逐年上升,在2018年达到580起的高峰后有所滑落,去年则有272起。过去两年报案次数的回落,相信和冠病疫情期间实行的限制措施有关。

虽然收债是一种合法的经济活动,旨在促使欠债人履行清还债务的责任,放贷人若遇上不易应付的赖债者,除了发律师信催讨,往往就会借助专职收债人之力,尽力收回债款,或减少损失。收债人提供的是一种有市场需求的服务,但由于一路来没有规范,也就带来了新的社会问题。最令人反感的,是有些收债人采取了极端的手法,如骚扰和恐吓等,在收债过程中滋扰公众,影响社会安宁。比如,2019年一名收债人竟披麻戴孝,数度到欠债人的工作场所大闹,引起社会普遍关注。

这类行为若不加遏止,必然要破坏收债行业的整体形象,让人觉得他们虽属合法(有合法注册的公司),追债手法却和大耳窿跑腿惯用的伎俩无异。旗下有140家公司会员的新加坡信贷协会(Credit Association of Singapore)坦言,本地不时传出收债人利用种种恶劣行径收债的扰人事件,已经严重打击行业的信誉和形象。协会因此欢迎内政部出台管制措施。

收债服务虽然有社会需求,但行业规范实不可或缺,除了法律约束和监管,这个行业要真正发展,也应像保安等行业一样,走上比较专业化的道路。公司负责人固然必须背景清白,聘请员工(尤其是收债员)也须有一定的遴选标准,不能来者不拒;所有员工也应经过一定的培训,才能负起收债的任务。此外,行业也须制定大家共同遵守的守则,维护行业的尊严。

相信有了法律监管和行业规范后,收债行业往后将能去芜存菁,健康发展,并建立良好的行业形象。不过,社会上始终会有一些人因各种原因向大耳窿借钱,又无法按时还债而受追讨,只要这种非法借贷活动继续存在,大耳窿跑腿无所不用其极的追债活动也就难以根绝。所以,继续严厉取缔非法借贷活动也是必要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