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上医医国的健康SG计划

健康SG计划经半年公众咨询后,前天正式发表,并将于下月在国会辩论。白皮书所勾勒出的计划,既是我国医疗保健体系的一次根本改革,也是个前所未见的提升全民健康的大计划。(图/pixabay)
健康SG计划经半年公众咨询后,前天正式发表,并将于下月在国会辩论。白皮书所勾勒出的计划,既是我国医疗保健体系的一次根本改革,也是个前所未见的提升全民健康的大计划。(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健康SG计划经半年公众咨询后,前天正式发表,并将于下月在国会辩论。白皮书所勾勒出的计划,既是我国医疗保健体系的一次根本改革,也是个前所未见的提升全民健康的大计划。这是我国第四代领导团队启动的“新加坡前进”议程的一个重要部分,为本地医疗保健更新社会契约。

根本的改变,是从医病转向防病,也可说是从被动转为主动。从国家角度看,这个宏图大计关系重大,成功的话,就能有效抑制社会医疗开支的不断急速飙升,避免对未来的国家财政和纳税人造成越来越沉重的负担。从个人角度看,我国人口的预期寿命虽然名列世界前茅,但一般老年人的生命最后10年却多是在病痛中度过,因此,计划成功的话,一般人就能在更长寿的同时,也享有更长的晚年健康岁月。

古话说:“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又说:“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据说这些是唐代名医孙思邈《千金方》里的话。总的说可以理解为最好的医生是教人防病。用这个比喻来说,健康SG计划就是上医的做法。当然,这不是个别医生可以完成的任务,而是必须通过国家或政府贯彻相关医疗保健政策,以及动员全体医生参与才有可能实现。

毫无疑问,这个大工程在落实层面也充满挑战性。卫生部长王乙康曾指出,健康SG是否成功,取决于三大要素:新加坡人自主管理健康,固定看同一名全科医生,以及降低慢性疾病的发病率。这三者明显有连带关系。其中,要个人管好自己的健康,也许挑战最大。很多人管不好自己的嘴巴,因此吃出病来,如过胖症、糖尿病、高胆固醇、高血压等,除了一些属于先天性,其余或多或少都和不良的饮食习惯有关。卫生部的数据显示,虽然新加坡人的预期寿命为全球最高之一,但慢性疾病的发病率也在逐年攀升。其中,高胆固醇的发病率从2010年的26%增至2020年的37%,高血压发病率则从20%升至32%。近年来,糖尿病患者也有急剧上升的趋势,因此政府也才会宣布与糖尿病作战。

但要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并非易事。因此,落实健康SG计划须能确保每个人在制定个人健康医疗计划后,能切实履行,而不致沦为纸上谈兵。要革除有害健康的恶习固然不易,要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同样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过,有了社区各相关单位如人民协会、活跃乐龄等的参与,加上家庭医生的监督,并给病人开出应遵循的“社会处方”,应该可以事半功倍。如果一个人连熟知自己健康状况的医生的话都当作耳边风,那也就难有救药了。

现行的医患关系,一般止于看病和配药,有了健康SG计划下的医患配对,将能大大改变现有这种交易式的冷淡医患关系,拉近彼此的距离,一旦关系熟络了,医生给病人提供的就会是带着温情的个性化的服务,因此医生也必须因应计划,在多个运营和服务环节自我调整。每个居民和住家附近诊所全科医生配对,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改变现在许多人有病就奔向政府综合诊疗所的做法。这将有助于缓解长期以来综合诊疗所病人过多的压力,并提高各诊所的服务质量。因此,在健康SG计划下,家庭医生将扮演更大的社会角色。

所谓治已病不如治未病,健康SG计划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我们的社会实现这个宏大的理想目标。虽然这不是个强制性的计划,但成败关乎国家和全民福祉,因此理应得到全民的支持与参与,以确保计划的成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