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球债务危机风险骤增

美联储不惜冒着美国经济可能因而出现衰退,并且推高失业率的风险,为遏制通货膨胀持续加息的做法,势必打击全球经济前景。(法新社)
美联储不惜冒着美国经济可能因而出现衰退,并且推高失业率的风险,为遏制通货膨胀持续加息的做法,势必打击全球经济前景。(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2年9月26日

美国联邦储备局9月22日宣布再加息75个基点,并在声明中重申了7月“在目标范围内持续加息将是适当的”立场,显示加息势头不会停止,为年底前再加息125个基点敞开大门。美联储不惜冒着美国经济可能因而出现衰退,并且推高失业率的风险,为遏制通货膨胀持续加息的做法,势必打击全球经济前景。那些债台高筑的国家,恐怕会暴发主权债务危机甚至出现动乱。斯里兰卡的遭遇,值得引以为鉴。

在美联储宣布加息的同一天,亚太股市普遍下挫,美元汇率上升到20年新高。为了防止外资购买美国资产保值而大量撤离,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台湾、瑞士和挪威等央行被迫加息,以维护本币币值。这不由得让人们联想到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当年正是因为美元升值,亚洲国家以美元计价的庞大外债不堪重压,结果暴发多国的主权债务危机,泰国、印尼甚至韩国等最终都得寻求国际组织援助。

多个国际机构,近期都相继就可能暴发主权债务危机提出警告。世界经济论坛5月的一篇文章,就引述国际金融协会数据称,由家庭、企业和政府构成的环球债务总额,在2021年已经高达303万亿美元。2020年的数据是226万亿美元。文章也引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说,无论穷富,世界各国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在冠病疫情暴发后的2020年,都远高于2009年华尔街金融危机之后的水平。

为了应对疫情所导致的公共医疗开支增加,以及扩大社会援助来对冲管制措施所导致的经济增长萎缩,各国政府不得不大量举债。俄乌战争让形势雪上加霜,战争使得能源和粮食供不应求,进一步恶化了各国的财政赤字。由于国际贸易以及向国际市场借贷多以美元计价,美联储加息推高美元汇率,对于很多国家无异于双重打击——它们所须偿还的短期外债和利息突然增加,外汇储备也因为贸易赤字而加速流失。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是以骨牌效应的形式出现,这一场景如今重演的可能性不容低估。所以,斯里兰卡的破产引发了普遍担忧。IMF 8月29日的统计显示,全球有八个国家已经陷入债务困境,另外濒临困境的29个国家属于高风险,25个属于中风险,七个低风险。很多国家在债务压力下被迫削减公共医疗等开支,联合国形容,一场“饥饿海啸”将冲击82个国家的3亿4500万人。

发达国家在这场风暴里也难以幸免。美联储的加息力度表明,控制通胀率的政策目标远高于避免经济衰退和失业率增加。美国8月份的通胀率高达8.3%,美国经济在二季度已经出现技术性衰退,如果持续加息打击企业投资意愿和民众消费意愿,经济衰退将无可避免,失业人数自然随之攀高。一旦美国经济衰退,发达国家必然被波及。此外,中国持续的防疫清零政策也导致经济放缓,进一步拖慢世界经济复苏步伐。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9月22日在一场公开演说里警告,低通胀和低利率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发展中国家至今的进步可能会大倒退,而且影响将非常深远。中美博弈等地缘政治变化让世界更不稳定。也是金融管理局主席的尚达曼7月在国会形容,新加坡家庭的债务状况保持在健康水平,但他也敦促国人在借贷时应更为审慎。

虽然新加坡并不面对外债问题,但美联储加息所造成的各种冲击波,同样会影响新加坡。随着利率持续上升,国人有必要强化财务规划和纪律,为即将到来的世界性风暴未雨绸缪。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