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期待疫情实质走入历史

至今为止,多种迹象表明,中国整体疫情趋向缓和的情况或许是审慎乐观的。(彭博社)
至今为止,多种迹象表明,中国整体疫情趋向缓和的情况或许是审慎乐观的。(彭博社)

字体大小:

2023年1月10日

随着中国结束动态清零防疫措施,重开国门,国际社会普遍关注并且给予积极的期待。虽然中国各地仍陆续传出医疗体系告急等状况的消息,对国际社会的病例汇报也仍不详细,但对照近期大多数城乡民众的生活情况,冠病病毒传染虽然迅猛,整体的冲击似乎不是太严重;稍早前,一些国家从中国抵境的航班中查获若干检测呈阳者,随后也没有继续传出发现更严重的变异毒株的消息。

至今为止,多种迹象表明,中国整体疫情趋向缓和的情况或许是审慎乐观的。近日消息指出,中国已经申请辉瑞公司许可,在中国生产分销Paxlovid冠病口服药的仿制药;同时,中国药厂也已经在试产首款信使核糖核酸(mRNA)冠病疫苗。如果病毒没有反复恶化的问题,或许中国就将作为最后一个加入世界与病毒共存的大国,人类将更能携手同步,共同对抗未来冠病疫情的发展。

然而现在还不是彻底放松的时候。无论是奥密克戎或变异的XBB等毒株,乃至现在正广泛在北美等国家蔓延的XBB.1.5(被称为挪威海怪“Kraken”)毒株,各变种毒株的广泛传染力,仍然有可能冲击各国的医疗体系甚至经济;新变种毒株在各国出现,以及可能带来的风险也有待观察。

卫生部长王乙康昨天在国会指出,我国目前每天有700至1000人从中国抵境。过去四周,从中国入境者约有200人确诊,占我国输入病例少于5%;在七起重症病例中,仅一人从中国入境。我国目前仍要求所有入境者必须完成冠病疫苗接种,未完成接种者则必须出示冠病阴性检测结果。王乙康解释,我国维持这个规定是重要的,因为未接种者染疫后可能患上重症,进而加重我国医疗系统的负担。

新加坡目前的防疫措施不像亚细安多数国家那样完全开放,也不像日本、加拿大和欧盟国家那样,要求所有从中国入境者都做行前的检测,而是处于中间路线。

李显龙总理近日也强调,新加坡正密切留意国际冠病发展形势,我国会在必要时采取更多应对措施,确保新加坡不受影响。政府也呼吁国人积极接种二价疫苗,抵抗可能出现的新变异毒株。

病毒在世界各地流窜传播,如果越来越弱化,自然就能让人类的经济与文化等活动早日完全恢复以及重新建立正常交流。然而在目前,大多数国家已经解除绝大多数防疫措施的时候,对中国病毒蔓延情况还不完全了解,一些国家根据各自的安全考虑,对中国或其他国家做出旅游限制等措施,也不宜再以阴谋论相互指责。

中国防疫政策长时间与世界不同步,有其自身考量,就像很多国家无法全面封控阻断病毒,甚至对病毒传播出现一国多种措施,导致病毒持续蔓延,也是国情使然,也都得面对各自国内的不同批判声音。看待中国封控与重开国门的问题,无须从单一视角,而毋宁要从全局审视,过去的严格封控确实获得大多数中国人肯定,如今与世界的同步化,也是基于其国内现实需要。事实上,多数国家“与病毒共存”的路线,也是迫于无奈。本报上海特派员日前访问从美国回上海的一名女子就说得很浅显却到位:“这是必经的路程,可能过了这个坎,一切就会顺利了。”

病毒为祸人间三年,家家同受其害,却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特别是到了传播力强如奥密克戎的阶段,已经无从围堵,国际社会既不该因猜忌或商业利益而采取疫苗民族主义,也犯不着坚持面子和姿态问题,拒绝合作互助。

因此,国际社会应该对中国走上这一步给予更多谅解、肯定与鼓励。与此同时,中国社会和舆论对于外界尚存的疑虑与观望,也无须抱持过度防卫的心理予以反击。此时此刻,人类应该更能体会“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含义,抱持这种宽宏的心理和态度,携手迈向抗疫的最后一里路,切莫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