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资助本地传统媒体维护国家利益

新报业媒体信托将能聚焦于新闻专业,为国人提供及时、准确、客观和可靠的信息与观点,并且让新加坡在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维护小红点的国家利益。(王彦燕摄)
新报业媒体信托将能聚焦于新闻专业,为国人提供及时、准确、客观和可靠的信息与观点,并且让新加坡在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维护小红点的国家利益。(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2023年2月9日

通讯及新闻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在国会回应多名议员,就新报业媒体信托夸大发行数据事件,以及政府会否继续对它提供资助提出的询问时,重申政府的立场不变,因为协助传统媒体应对竞争、保留多元种族声音和确保信息准确客观这三大理由仍然成立。对营运包括《联合早报》在内的多语文报章的新报业媒体信托而言,确保自身公信力不被质疑必须是最高目标。它不能假设纳税人的资助是毫无前提条件的。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崛起,颠覆了传统新闻传播行业的整体生态。传统媒体依赖广告生存的做法,已经难以为继。许多发达国家的报章,特别是地方报章,就因为面对新媒体的激烈竞争,广告收入和发行量双双下挫而相继倒闭。传统媒体虽然也是一门生意,但它同时肩负保障公众知情权,作为社会舆论平台的重要责任。与新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相比,传统媒体的专业运作确保信息真实可靠,是社会维系基本共识所不能或缺的公共产品。

新媒体良莠不齐的本质,加上通信科技一日千里,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在音频影像上以假乱真,使得各种假信息泛滥成灾,严重干扰民众对世界的基本认知和共识;加上被个别机构或国家利用为削弱对手的信息战工具,已经在不少地方造成社会撕裂,民众情绪对立的乱象。日渐式微的传统媒体在这种颠覆性的生态里,难以发挥拨乱反正的作用,加剧了这些社会的动荡不安。因此,政府决定资助本地传统媒体,着眼的是更高的国家利益。

在这种竞争激烈的新环境里,非但本地英文媒体得面对无国界的强大对手,其他母语媒体的生存压力尤显严峻。在我国多元种族和语言文化的特殊社会条件下,更为弱势的非英文传统媒体尤其须要得到适当的保护。各族群有自身关切的议题和文化传承需要,得通过使用自身语言的传统媒体表达,保持社会多元观点交流畅通,以及做到最有效的上情下达和下情上达。新报业媒体信托所经营的非英文媒体平台,因而具备了商业以外的重要价值,让政府的资助更具合理性。

由美中博弈所形成的新国际形势,凸显了本地传统媒体的关键作用。除了前述的外来信息战威胁,意在左右国人看法,进而影响政府决策的企图,越发对立的地缘政治环境,也加重了各国在外交上选边站的压力。新加坡始终强调主权独立,一切决策以自己的国家利益为依归,在纷纷扰扰的国际舆论环境里,本地传统媒体扮演了维护国家立场,抵御外来政治影响的核心作用。

新报业媒体信托夸大发行数据事件发生后,管理层已经委任第三方独立调查,并会把调查结果向政府汇报。在确定真相之前,任何揣测或指控都不是负责任的行为。事件所引发的社会效应也表明,国人对本地传统媒体有很深的期待,也采取高标准来要求它们。所以,新报业媒体信托不能假设纳税人的资助是一张空白支票,而必须夕惕若厉,确保信息准确客观,观点平衡多元,维持基本的社会共识与互信。

民无信不立,公信力之于专业媒体机构更是生存的要素。尽管新报业媒体信托在改制后接受公共资助,它依然须按照自由市场竞争原则,通过提供消费者愿意付费的产品营利。最大的不同在于,它不再是一家必须为股东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上市公司,盈利已经不是最高原则。当中的好处是,新报业媒体信托将能聚焦于新闻专业,为国人提供及时、准确、客观和可靠的信息与观点,并且让新加坡在国际社会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维护小红点的国家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