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总统选举

社论:民选总统制度的优势与挑战

尚达曼希望有对手的愿望,也是许许多多新加坡人的愿望,但这必须靠其他可能符合条件者挺身而出。(邝启聪摄)
尚达曼希望有对手的愿望,也是许许多多新加坡人的愿望,但这必须靠其他可能符合条件者挺身而出。(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表态出马竞选总统以来,坊间有两种反应:一是在沉静许久的人选问题上终于有了眉目,而且是形象极好的尚达曼,一些人为此深庆得人;另一种反应是认为,以尚达曼曾出任或领导多个国际组织特委会的经验和视野,以及对国际事务的思考深度,现在也是全球水资源经济委员会联合主席,他在国际组织担任职位,更能为新加坡做事,出任我国的民选总统反而是局限了他的发挥空间,有些人甚至相信行动党派他出马,主要原因是怕输,要以“上驷”阻绝其他人挑战的念头。一些反对者也认定,从行动党出来的人选缺乏独立性,但从尚达曼过去20年领导教育部、财政部和人力部等经历,一些政策都被视为走出了惯性思维,做出改变,人们在很大程度上相信他有高度的主见,也能确定他不是守成因循或唯唯诺诺的人。

尚达曼在金融财政、国际财税等领域运筹帷幄多年,以及对社会、教育乃至环境的关怀,使他对深入理解政府工作的细节处,具备慧眼,应能发挥好民选总统“第二把钥匙”这个主要职责,也能给政府更具体的建议。在国际方面的经验,相信也能使他在当选后,对新加坡的国际地位和形象,发挥增值和巩固的作用。

尚达曼的出马确实有正反两面的效应。他个人的才干与形象,无疑对国家有正面价值,但若在过程中无对手而当选,对民选总统制度却未必有利。或许也有这方面的认知,尚达曼昨天就公开表达“有竞选很重要”,希望有对手出现。

我国民选总统制度的极高门槛,或许令一些人怀疑其必要性,但民选总统不是选民意代表,制度本身必须确保参选者符合国家元首的身份,可以履行宪法规定的责任。以现有的标准,全国合乎资格者估计超过千人,其中有不少非体制内背景的人选,若无人挺身而出,对民选总统制度并没有好处。如果这一次其他合资格者基于尚达曼的高大形象不愿挑战,甚至人人都认为深庆得人而决定“让牌”,新加坡将失去一次了解总统选举制度的意义。

民主制度的公信力建立在公平公开的竞选基础上,民选总统制度的公信力也必须经由这一过程充分体现。

尚达曼在民间的高人气与高信誉,理应使他不担心竞选;而一旦有竞选,他个人的成败固然决定新加坡会产生什么样的总统,若在无竞选下出任总统,虽无损于他的形象,民选总统制在民间印象中,却可能意味着失去一次难得的检验机会。

尚达曼希望有对手的愿望,也是许许多多新加坡人的愿望,但这必须靠其他可能符合条件者挺身而出。

尚达曼这样高素质的人选愿意承担重任,作为覆盖新一代政府接班时期国家稳定的基石,非常值得肯定。但对于制度的长远考验,更需要让有资格的人获得民意的实质支撑,为我国民主制度打下更坚实的基础。这是我国各界精英和人民必须严肃思考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