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缓解年轻一代成家育儿的焦虑

年轻一代结婚与生儿育女面对的种种问题看似琐碎,但叠加起来所引起的焦虑,可能加剧生育率下跌的风险。(龙国雄摄)
年轻一代结婚与生儿育女面对的种种问题看似琐碎,但叠加起来所引起的焦虑,可能加剧生育率下跌的风险。(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多年以来的居民整体生育率,远低过2.1的世代更替水平。在2022年,它降至1.04,创下历史新低。生育率低下加剧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也导致劳动力市场萎缩,使经济发展失去活力。

协助管理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英兰妮最近在一个研讨会上指出,为应对人口挑战,政府的主要策略是打造一个“齐心为了家”的新加坡,也就是整个社会都必须支持新加坡人结婚、组织家庭和生养儿女。

政府不遗余力鼓励年轻一代成家及育儿。在成家方面,年轻夫妇在申请预购组屋时,享有优先分配权,在购买转售组屋时,获得更高的公积金房屋津贴。在育儿方面,政府发放丰厚的婴儿花红,以及为儿童培育户头填补金额。

即便如此,从整体生育率来看,鼓励年轻一代成家育儿仍然是个艰巨的挑战。这不能单单归咎于年轻一代价值观的改变。其实,根据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调查,国人对成家育儿的意愿仍然强烈。80%受访的单身者希望结婚,77%的单身者希望有孩子。此外,高达92%的已婚者希望有两个或更多的孩子。

不过,意愿与事实有相当大的落差。我国的生育率下降,单身者逐年增加。在上述调查中,虽然高达92%已婚者希望有两个或更多孩子,但有一半的已婚者实际上只有一个或没有孩子。他们给予的理由包括经济负担过重,养育孩子的压力大,以及难以兼顾家庭与工作重担。

新加坡是个国际都会,职场竞争激烈,生活费高昂。对于不少年轻家长而言,尤其是中等收入阶层,养儿育女的相关费用不菲。即使有政府的税务优惠或补贴,但聘用女佣、托儿所、孩子补习以及医药等开支节节攀升,加重年轻一代的负担。有者索性不结婚,或结婚后不生孩子,过两人世界的生活;也有的以养宠物补偿没有孩子的缺失。

除了经济负担之外,最近出现的育儿短期住屋供不应求以及校车司机短缺的问题,折射出年轻一代在成家以及育儿方面所面对的障碍。

冠病疫情延误了组屋的建筑工程与交付时间,建屋局推出了育儿短期住屋计划,以优惠价格出租组屋给在等候预购组屋的新婚夫妇。2021年,它推出了800个单位,申租率超过20倍之多。目前,这个计划推出的单位增加至1800个,申租率降至三倍左右。

国家发展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指出,建屋局未来两年将进一步增加这个计划所提供的单位至4000个。由于供不应求,建屋局可能规定申请者在申请较大型的单位时,必须合租。此外,申请者的家庭月收入不得超过7000元。这意味着中等收入的家庭,可能失去申请的资格。

另一方面,由于经营成本提高以及司机短缺,不少学校巴士业者终止校车服务。为了缓解校车司机短缺的问题,教育部除了允许一些校车经营者聘请更多外籍司机之外,也让他们有权指定接送学生的地点。此外,教育部也将允许业者更灵活地调整收费。

校车服务的收费以及安全,是许多年轻家长的焦虑。一些家长选择自己载送孩子上下学,在兼顾家庭与工作两方面疲于奔命。

新加坡单身者逐年增加以及生育率下跌,是许多发达经济体共同面对的问题。不同的是,我国的人口总量小,生育率下跌对经济与社会的冲击更为明显。年轻一代结婚与生儿育女面对的种种问题看似琐碎,但叠加起来所引起的焦虑,可能加剧生育率下跌的风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