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让社会阶级固化分化国家

社会必须让有不同才能的人都找到合适的位置,靠自己努力赚取生活所需,积累成就。这不但是个人的问题,更是避免社会层级固化导致国家分化的关键。(图/Pixabay)
社会必须让有不同才能的人都找到合适的位置,靠自己努力赚取生活所需,积累成就。这不但是个人的问题,更是避免社会层级固化导致国家分化的关键。(图/Pixabay)

字体大小:

我国第四代政治领袖近期以来在不同场合再三强调,要重新定义或扩大定义“唯才是用”的治国原则,其中精神包含意味深长的持续前进,更广泛包容的国家发展方向,拒绝固步自封或自满的制度,值得国人严肃思考。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庆祝成立35周年的论坛上,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和教育部长陈振声都呼吁人们重新审视成功定义。作为第四代领袖的黄循财说,新版的“新加坡故事”不能再局限于某些提升的途径,必须更包容,让所有人都得到平等的尊重。陈振声则指出,如果唯才是用制度变成越来越强调个人主义,那就不适合新加坡。

两位第四代部长都是寻常百姓出身,都凭新加坡制度所提供的机会以及自己的努力经由学业路径攀上人生高峰,但他们心目中未来新加坡所要重新定义的成功和价值观,不限于学业一条单行道,而是着眼于更宽泛的路径,可以为广大中产和弱势者建立尊严与人生意义的新思维。

从政府的角度,这意味着要重新塑造人们对教育和技能的思考,不再局限于学业成绩所可能带来的职业与收入。但把“唯才是用”和物质成就挂钩,是长期形成的社会刻板印象,政策上的改变固然能做出调整,但根深蒂固的社会价值观要扭转,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改变国人对成功的定义,使社会更具有包容性,能让出身相对弱势或条件不够好的人,在这片家乡土地拥有自己的一方天空,只要努力或心灵手巧,就有机会获得肯定,在社会上步步前进,即便留在底层,也不愁捉襟见肘,能养儿育女,安稳度日。每个人的一生有机会取得不同定义的“成功”或“成就”,就如作家龙应台在本地演讲中所说的,不是要赚到很多钱,工作非常耀眼,才叫优秀,只要能找到自己喜爱的事,走一条喜欢的道路,而且做得好,就是成功,就是优秀的人生。这也是第四代领袖所要彰显的新加坡价值,不以少数人的高物质成就为标准答案。在个人努力之外,政府要为广大中产阶级和残障者在内的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帮助和支持,满足生活、医疗和退休等等需要。黄循财说:“要加强给每一个新加坡人保证,在严峻而不可预测的世界里,让人们努力实现理想,失败了也会越战越勇。”

社会必须让有不同才能的人都找到合适的位置,靠自己努力赚取生活所需,积累成就。这不但是个人的问题,更是避免社会层级固化导致国家分化的关键。

社会阶层固化是很多富裕国家的普遍现象,城市里贫民窟甚至就在繁华街区左近、家境困窘的孩子无法在学业上出头、在社会上也注定吃亏,世代延续困境;富裕阶层则把握一切机会与资源深化这种差异,包括拒绝与企业员工分享盈利、不愿为社区的改进付出;政府则因循苟且于现状,只看已有的经济成就,不对整体社会分化与固化的状况思考改进。久而久之,贫富差距鸿沟越来越固定,虽然也定期选举,不至于发生革命,但在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操作下,促使社会公平与合理的政策没有落实机会,中下层弥漫的是悲观低迷的气息,国家长期潜藏阴暗而无力改变的一面。这是新加坡在今后的发展道路上,应极力避免的,也是第四代领袖施政所重视的问题。

很多外国例子显示,造成社会阶级固化的原因,主要包括财富过度集中和在小圈子里传承、教育窄门炼成的社会敲门砖被垄断、改善生活条件所需的住房环境长期欠佳、社区环境恶化形成显性的底层印象等等。

多年来,我国不断从政策上改进这几大方面,以住房和社区环境最显著,教育也在逐渐松绑,目的都指向消除社会阶层固化的负面诱惑。

这一条未来道路,是携手前进运动所凝聚出来的全民共识,可见国人普遍具备社会正义和公平的意识,我们不是个自私或个人主义高涨的社会;这些意见能透过政策持续改善制度,努力普及于每一个社会成员,因为大家的价值观都是希望下一代更幸福,而未必是只满足狭窄的成功定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