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速解决新柔关卡拥堵问题

关卡拥堵现象虽然由来已久,但情况恶化,说明有加速寻求更有效解决方案的迫切需要。(邝启聪摄)
关卡拥堵现象虽然由来已久,但情况恶化,说明有加速寻求更有效解决方案的迫切需要。(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随着冠病疫情后旅游复苏,新加坡和柔佛之间的关卡拥堵问题日益凸显。现在,每逢长周末就会出现严重堵塞现象,有时过关要等上四五个小时。

据统计,6月初的卫塞节长周末四天的时间里,兀兰和大士两处关卡的出入境人次达到150万,单在6月1日就有近25万人次出境,是自去年边境重开以来单日最高纪录。一些民众也在社交媒体申诉,耗时五至七个小时通关。

疫后关卡恢复拥堵,除了往常边境往来活动回复正常,以及所谓的报复性旅游现象出现,相信也与新元兑令吉的兑换率近期不断走强,有很大的关系。许多新加坡人都觉得到新山等地区消费更加划算,因此每逢周末就形成出境热潮。尽管新马双方都连续采取了一些缓解措施,但似乎都无济于事。

关卡拥堵现象虽然由来已久,但情况恶化,说明有加速寻求更有效解决方案的迫切需要。拥堵不仅存在发生意外的隐患,也不利于促进新马两地的经贸发展。新柔边境繁忙,显示两地民众往来频密,这是好事,但拥堵却成了拦路虎。因此,两地政府都在各尽所能,出台应对措施。

新加坡方面,移民与关卡局最新出台的措施,是引进自助通关机。自今年3月起,当局便逐步在火车关卡安装自助通关机。相较于须45秒完成通关的人工柜台,新自助通关机仅须24秒,旅客能更快捷通关。火车关卡每天处理31趟抵境和离境的火车,平均通关人数近1万人。

据《联合早报》报道,柔佛当局也非常关注关卡的拥堵问题。去年3月上任的州务大臣翁哈菲兹指出,至今已巡视新山与振林山关卡达74次,单在今年5月就有13次,次数之频密远超历任大臣。民众认为,翁哈菲兹频密巡视确实有助改善两个关卡的通关情况,但人力资源配置困难,以及交通和人流量与日俱增是严峻的挑战,并非只靠州务大臣政治意愿就能解决。

不过,州务大臣频密巡视,显示他把改善和解决关卡严重拥堵的长期问题视为当务之急。这种强烈的政治意愿,是解决问题有利的先决条件。坦率地说,新马陆路关卡问题之所以旷日持久,和马国的政治大环境有很大的关系。马国政府的更迭,政情的改变,已不只一次使一些双方原本已达成共识的方案胎死腹中或半途而废。人们最耳熟能详的就是新马高铁项目被取消。

现在柔方表现积极意愿,实有利双方在不影响边境安全的前提下,更快达致和落实新的解决方案。如马方就有官员建议,仿效建设中的新柔地铁将采用的“一地两检”制,即乘客出发时可一次过办理出发地出境和目的地入境手续,下车后无须再通关。新方也指出,若马方正式提出,会在不影响边境安全的前提下研究处理。

随着人流量不断增加,解决新柔关卡拥堵问题,短期来说,可以借助各种能省时省力的新科技,如车内乘客自动通关系统等;长期来说,则仍须从扩充基础设施着手,包括扩建关卡、增加新通道,如正在兴建中并定于2026年底通车的新柔地铁等。

6月14日,新马两国的贸工部长在吉隆坡举行首次“常年部长对话会”后,宣布成立新的工作小组,以探讨促进跨境商业贸易,以及一个旨在帮助出口商向可持续发展转型的能力发展计划。这说明两国要进一步推进双边合作与经贸联系。由此展望未来,加速打通两地陆路关卡的任督二脉,就显得更加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