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克宫变数陡增普京进退两难

对西方国家等外界来说,兵变迅速落幕不仅不能解释普京运筹帷幄的高明,反而潜藏多种不可测的隐忧。(路透社)
对西方国家等外界来说,兵变迅速落幕不仅不能解释普京运筹帷幄的高明,反而潜藏多种不可测的隐忧。(路透社)

字体大小:

俄罗斯雇佣兵集团瓦格纳叛变事件在24小时内戏剧性落幕,在瓦格纳领袖普里戈任宣布将流亡白罗斯之后,克里姆林宫和瓦格纳方面连续静默了一段时间,但昨天俄罗斯国防部释出画面显示国防部长绍伊古访问了乌克兰前线部队,有分析认为那可能是兵变前的行程。但进一步明朗化的情况至少说明,普里戈任此前特别试图影响总统普京拉下马的绍伊古和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地位可能不受兵变的影响。

对西方国家等外界来说,兵变迅速落幕不仅不能解释普京运筹帷幄的高明,反而潜藏多种不可测的隐忧。正准备迎接两星期后北约高峰会的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就发出警告,认为普里戈任“流亡”到立陶宛邻国白罗斯的消息,说明北约应该加强东翼的军备。

兵变在任何国家都是严重的大事,对处于作战状态且拥有核武器的俄罗斯来说,整个周末都受到举世关注,主要是它显示俄国掌握军权的势力之间裂痕正式公开化,透露的信息是普京对国内形势的掌控,或许已经力有未逮。

在乌克兰前线损失了大量兵力之后,俄罗斯官方收揽被视为眼下俄国最精良部队瓦格纳集团的意图更加急迫,分析认为,国防部在与这支“私家军队”的合约到期之前,要求部队军人直接与国防部之间签约,不再“私有化”,是激发瓦格纳领袖普里戈任严重不满而兵变的主因。

但瓦格纳部队前进莫斯科的高速公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甚至空中打击,兵变瞬间落幕,很可能显示克宫当局不希望在前线持续胶着,乌军也正用力反攻之际,引发内战,消耗已然疲乏的俄国部队和短缺的弹药。虽然双方谈判承诺不追究叛变责任,但普里戈任“清君侧”的要求未公开兑现,绍伊古在前线的画面显示他权力应该不受影响,反倒是普里戈任自己陷入了不可知的命运,这一切显示普里戈任无法改变国家局势,主导权还是在克宫;昨天俄国国家媒体就报道,对普里戈任兵变的刑事调查并未撤销,因此他会不会相信克宫“不追究”的承诺,会否就此罢休放下瓦格纳部队,都存在变数。

普里戈任此前公开俄国侵略乌克兰的真正动机是绍伊古等将领的野心,外界因而开始质疑,普京如今是否仍能有效掌控军队的最终动向,克宫内外的真正“话事人”是谁。克宫和瓦格纳方面的对峙如果继续,俄罗斯内部的争端不断,会不会引发更激进的对乌军事举动以转移外界视线?也有分析担心更极端的军事领袖可能掌控局面,导致超出目前对峙局面的前线形势变化,进而刺激北约采取更广泛和针对性的措施,如此一来,2023年的俄乌战场局势不仅不会缓解,反而螺旋上升。

国际社会如今都在密切关注,变数陡增的克里姆林宫“国内事务”会如何影响区域和世界。除了军事威胁,俄乌两个农产大国的粮食生产和出口情况受挫,对非洲和很多贫穷国家的打击也已经持续了很久。

有理由相信,掌权20几年的普京不可能在作战失利的节骨眼自动放弃权力。明显的是他在一年多来损兵折将之下,愈发依赖瓦格纳,但他可能必须在瓦格纳和掌控正规部队兵权的将领之间寻求最佳平衡,却做不好而撕破了脸,变得进退两难,美国估计他收拾局面也要好几个月。但他如果还能掌控局面,更应该看清楚国内已经因为俄军在乌前线节节失利,人财两失,对他自己和俄国造成严重损害的险峻形势,尽快找个理由结束对乌战争,缓解自己的处境,并聚焦于处理国内各方面的矛盾,极力保持稳定,避免在两头燃烧的情况下,让有极端民族主义传统的势力在国内冒起,产生更不可测的变数。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