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民运动一举数得

运动有助于调节身心健康,户外活动对于心理健康的效果尤其明显。(档案照片)
运动有助于调节身心健康,户外活动对于心理健康的效果尤其明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新加坡体育理事会2022年全国运动参与率调查报告发现,去年国人整体运动参与率(每周至少运动一次的人)达到74%,比疫情前的2019年上升了八个百分点,比2015年更是上升了20个百分点。五大最受国人欢迎的运动,分别是徒步、慢跑、健身操、脚踏车和游泳。国人运动的五大原因则是促进生理健康、促进心理健康、让自己气色和感觉好、对所从事的运动有兴趣和弥补久坐不动的问题。

这一历来最高纪录,估计也接近峰值,能继续维持就是成就了。体理会策略规划司长李慧珍指出,人口中有20%到25%可能对运动不感兴趣,或是有长期疼痛之类的问题。有鉴于此,74%的整体运动参与率应该算是近乎理想的状态;接下来的目标,理应是维持这一比率,同时在这个基础上持续鼓励更多国人运动,让运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俗话说“活动活动,要活就要动”,在从事运动的五大原因之一,是“弥补久坐不动的问题”,反映不少国人显然理解这个道理。

从疫后的运动参与率提高八个百分点可以看出,冠病疫情的重大冲击之一,是促使更多人意识到健康的宝贵,以及提高自身免疫力的重要性。这或许促使更多人积极运动。所谓“预防胜于治疗”,与其事后看医生吃药,不如事前强身健体。好逸恶劳是人的天性,因此要养成每周运动一次的习惯,展现的是个人的毅力和责任感。这当然也是社会应当鼓励的价值观。换言之,一个全民普遍热爱运动的社会,必然也是一个民风良好的社会。在手机成瘾的当下,这一意义尤其不容忽视。

对于人口老龄化,而且再过三年,即将步入21%的人口超过65岁的超老龄化社会的新加坡,整体运动参与率的快速提升,对于全民福祉毋宁起着积极的作用。卫生部在2019年5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本地居民的健康寿命比预期寿命短了约10年。也就是说,在走完人生旅程之前的10年内,他们都是疾病缠身或是卧病在床。因此,尽管在2022年出生的本地居民,预期寿命达83岁,比2012年的82.1岁增加0.9年,如果无法健康长寿,预期寿命延长仅意味着痛苦的延长。

可喜的是,根据体理会的报告,本地60岁以上群体的运动参与率逐年增加,从2015年的55%,提高到2022年的74%;促使这个群体运动的主要原因(90%)是为了增进生理健康,24%是为了心理健康和减轻压力。多运动来改善健康不只有利于个人,对社会集体也有积极作用。随着人口老龄化,新加坡的医疗支出从2010年的37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113亿元。这一数字显然还会继续提高。如果更多国人能通过运动,缩短健康寿命和预期寿命的差距,自然也能减轻社会的医疗财政负担。

现代都市生活节奏加速,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压力随着加重,相应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日益普遍。运动有助于调节身心健康,户外活动对于心理健康的效果尤其明显。2022年公布的本地首个心理卫生调查发现,本地青少年每三人中就有约一人经历精神病相关的症状,如悲伤、焦虑和孤独感。体理会的报告显示,13岁到19岁群体的运动参与率为82%。这是让人欣慰的数字;青少年理应更为活跃,因而运动参与率还有成长空间。

综上所述,全民积极参与运动显然一举数得。任何良好的生活习惯最好从小养成,进而终身受益。体理会不妨考虑加强同学校的合作,推动更多体育活动让学生参与。一旦热爱某项运动,就很可能成为日后持之以恒的生活方式,甚至也会影响他们的下一代。如此,新加坡就有望成为一个更健康的社会,国人的幸福感也会因此得到极大的提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