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泰国政治国体之争

与任何左倾的进步政治势力一样,披塔所代表的新利益团体,希望改变泰国的政治现状。(路透社)
与任何左倾的进步政治势力一样,披塔所代表的新利益团体,希望改变泰国的政治现状。(路透社)

字体大小:

泰国大选之后的政治僵局仍未打破,在大选中获得最多议席的前进党党魁披塔,在首轮首相选举投票中无法获得上议院足够的支持后说,如果下一轮投选仍无法获得足够支持,他将退选并把机会让给同阵线的为泰党。但一般认为,这么做恐怕还是难以获得国会两院足够的支持,所以首相难产的困局可能还会拖延。由于这场危机的本质牵涉到泰国政体的变更,如果精英阶层无法做出必要妥协,迅速达成基本共识来解决政争,泰国或许又要陷入此前的社会抗争和动乱局面。

披塔面对的政治障碍,一方面是他所代表的年轻选民以及城市新中产,跟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则是两造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后者甚至还更为难解。这一冲突的根本,在于披塔所代表的新利益团体,主张修改《冒犯君主法》,结束泰国王室高高在上,丝毫不容冒犯的现状。对于保皇派而言,这无异于要颠覆国体,进而瓦解他们的利益所依附的体制。因此,他们必然用尽一切手段,阻止披塔出任首相。这大概是泰国既有政治困局的症结。

虽然披塔表明,若第二轮投票仍然无法获得足够支持,他愿意把出任首相的机会让给为泰党,但是这未必能打破僵局。因为一旦联合政府得以成立,披塔所领导的前进党将会是政府内掌握实权的最大党。这显然不是让保守派放心的结局。然而,保皇派目前所能发挥的作用,毋宁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因为他们也缺乏足够的席次组织政府,更没有明显的首相人选。但是,任由当下的政治困境久拖不决,显然不符合泰国的国家利益。

与任何左倾的进步政治势力一样,披塔所代表的新利益团体,希望改变泰国的政治现状。这一现状主要以泰国王室为核心,主要由保守的军方主导政治权力。随着泰国经济和社会条件的改变,越来越多泰国年轻人已经不像长辈那样,对王室的权威敬若神明。与此同时,王室自身在泰国民众心里的地位和分量,也出现递减的现象。因此,关于国体的变更,表现出来的形式是要求变革的年轻城市中产,对垒既得利益团体的斗争。这次大选结果突出了双方楚河汉界的态势。

毋庸讳言,这样的情况不能持续太久。本次大选结果表明,改变是民心所向。当然,如何改变、具体细节为何等问题,或许还没有绝对的共识,但阻止新政府成立,无疑违背主流民意。因此,保守派一时三刻或能凭借体制优势,防止新政治力量掌权,他们也必须思考解围之道。最明显的办法,自然是双方通过协商,各让一步来建立基本政治共识。可是从至今的政治发展观察,双方非但缺乏基本互信,而且还存在相当的敌对意识,导致问题难以解决。

疫情后的泰国还没有走出经济低迷,国际上的大国博弈也让区域挑战更加突出。在这种内外交困的艰难局面里,泰国精英阶层必须尽最大努力,走出政治对立的困境。作为创始国之一,泰国的政治稳定对于亚细安的团结发展,发挥重要的作用。作为经济主要来源之一,旅游业对泰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如果通过本次大选所表达的主流民意得不到满足,泰国很可能再度陷入民众上街抗争的政治动乱。这必然打击泰国的旅游业,让经济复苏百上加斤。

当下泰国所面对的政治困境,具有一定的普遍意义。很多成熟的民主国家都陷入类似的陷阱——精英阶层和草根民众的基本政治互信流失,民众不再信任体制会考虑并保护他们的利益。这就导致了各种各样的民粹主义兴起,以及伴随而来的强人政治。如果精英阶层不能尽快达成和解,建立共识,并修复与大众的政治互信,民主政治必然要面对强人政治越来越激烈的挑战。泰国接下来的政治发展,因而值得密切关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