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多管齐下遏制年轻钱骡增加趋势

年轻钱骡增加的趋势,腐蚀了社会的价值观。(档案示意图)
年轻钱骡增加的趋势,腐蚀了社会的价值观。(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境外诈骗团伙在本地招募钱骡,利用他们的银行户头将不义之财转到国外,掩盖了赃款流动的足迹。警方的资料显示,2020年至2022年间,近2万人涉嫌充当诈骗集团的钱骡,其中有不少是年轻人,最小的只有15岁。

钱骡是不法分子诈骗“产业链”的一环。由于大笔金额转移国外会引起监管机关以及银行的注意以及拦截,因此诈骗团伙利用钱骡的Singpass或是银行户头将赃款化整为零,使执法机关难以追踪资金流向。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诈骗团伙在本地共利用超过3万8000个银行户头转移赃款。

警方严厉打击钱骡,去年在全岛展开了25次反诈行动,有8000多人涉嫌欺骗和当钱骡而接受调查。据《联合早报》的统计,今年以来,至少有5940人涉嫌当钱骡被捕,其中超过45人已经被提控。

另一方面,国会在今年5月通过《贪污、贩毒和其他严重犯罪(没收利益)修正法案》,加强取缔滥用银行和Singpass账号的行为。按新条例,任何人若对银行交易指示起疑,却未进一步追问就执行,或是蓄意交出Singpass账号供犯罪用途,都属于违法行为。

即便如此,诈骗案件有增无减,诈骗团伙也越来越嚣张。他们公然在聊天应用Telegram群组内打广告,“高价收购”银行户头和Singpass账户。根据广告内容,借用一个银行户头可获得介于1100元至1500元的佣金,企业银行户头则可获得4000元。此外,没有犯罪前科的Singpass“干净”账户可获得6000元,有前科的“肮脏”账户则值得3500元。

据一家网络安全公司的追查,在本地有多达14个Telegram群组打广告现金收购Singpass账户。

年轻人当钱骡,有些是出于无知,误以为自己年纪轻不会被提控;他们也误以为自己“不偷不抢”,只是把个人的银行户头借用出去罢了;也有些是由诈骗团伙的受害者,转而当他们的跑腿。但最主要的原因是经不起金钱的诱惑,一心只想赚快钱。毕竟,对于一个还在籍求学或是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而言,当钱骡的佣金相当诱人。

在诈骗团伙的产业链中,钱骡也从招聘新人中获取佣金。金字塔式的运作模式,壮大了钱骡的阵容,也使执法机关在追踪赃款足迹时面对更大的困难。

诈骗团伙无孔不入,而且手法日新月异,屡试不爽。今年以来,警方已发出29个有关诈骗和钱骡的文告,警惕国人避免成为诈骗团伙的跑腿。警方也展开多次扫荡行动,捉拿钱骡。国会通过的修正法案,正是为了提高了钱骡的犯罪成本。

社会期待执法机关再加大力度,更主动地打击诈骗团伙的上游运作。一方面,这可扰乱诈骗团伙在招募钱骡的供应链,另一方面也可使大好前途的年轻人不会沦为钱骡,年纪轻轻就留下案底。

诈骗团伙肆无忌惮在社交媒体招聘钱骡,执法机关应该有技术能力顺藤摸瓜,掌握海外诈骗团伙的身份以及赃款流动的足迹,并通过银行间的合作,阻断或冻结资金的转移。执法机关也应可通过与改过自新的钱骡合作,捣毁诈骗团伙的上游运作。此外,执法机关可考虑与网安公司进行更紧密的合作,追查不法分子的社交媒体账号,并将他们绳之以法。

另一方面,家庭与学校在灌输年轻人正确的价值观也很重要。新加坡有许多物质享受的诱惑,使一些年轻人产生赚快钱与好逸恶劳的心态,容易陷入诈骗团伙的陷阱。殊不知充当钱骡害人害己,并为诈骗团伙扛下所有的罪行。

我国的诈骗案件越来越猖獗,诈骗团伙公然挑战公权力,使人人自危。年轻钱骡增加的趋势,腐蚀了社会的价值观。单警惕国人防止诈骗或关闭不法分子的社交媒体账号,无法对诈骗团伙起足够的威慑作用。执法机关有必要转守为攻,主动出击,提高诈骗团伙的犯罪成本。与此同时,学校与家庭有必要加强年轻一代抗拒金钱诱惑的韧性,使诈骗团伙更难在本地招募钱骡。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