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再生能源贸易推动绿色经济发展

能源局估计,到2035年,我国从本区域输入的再生能源将占当年电力总供应的30%。(档案照片)
能源局估计,到2035年,我国从本区域输入的再生能源将占当年电力总供应的30%。(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能源市场管理局9月8日宣布,有条件批准五个从印度尼西亚进口低碳电力的项目。参与企业会逐步在印尼设置装机容量约11千兆峰瓦的太阳能厂,以及约21千兆瓦时的电池能源储存系统,预计在2027年底开始向新加坡输出太阳能电力。

这是继2022年6月我国首次从老挝输入低碳电力的另一个跨境电力供应项目。今年3月,能源局也有条件批准了吉宝能源从柬埔寨输入低碳电力。同时,新加坡和越南两地企业组成的财团,正积极寻找适合采集风能的地点,为我国从越南进口风能铺路。

对于再生能源资源匮乏的新加坡而言,从本区域输入低碳电力,有助于填补供应的缺口,并协助达致碳减排的目标。另一方面,对于再生能源资源丰富的区域国家而言,低碳电力的出口不仅增加收入来源,也将吸引更多低碳基础设施的投资,从而推动本区域的绿色经济发展。

随着经济增长、电子仪器的普及化以及数码化,我国的电力需求将持续增加。在我国的碳排放量中,发电厂高达40%。为确保电力供应安全,同时逐步削减碳排放量,我国制定了四大电力供应战略:更广泛使用太阳能、通过区域电网输入电力、使用低碳能源,以及天然气发电。

目前,我国95%的电力来自天然气发电。天然气发电的碳排放量固然比煤炭发电低,但仍属于化石燃料。此外,新加坡地势低洼,土地有限,在发展替代能源方面处于劣势。尽管已在全岛大力发展太阳能,但预计到了2030年也只能满足3%的电力需求。

能源局估计,到2035年,我国从本区域输入的再生能源将占当年电力总供应的30%。这个比重相当大,因此我国有必要确保进口的电力供应,免遭受政治因素或保护主义的干扰。本区域虽然有丰富的再生能源资源,但大多还未开发,因此不少国家的电力供应有很大缺口。这可能导致能源民族主义的抬头,影响我国电力供应。

此外,跨境的电力供应,涉及其他国家的电网。以老挝出口低碳电力到我国为例,它的电力途经泰国与马来西亚,长达2000多公里。除了可能受政治因素干扰之外,电力供应不稳定的技术问题,也不可小觑。

我国采取多元化的采购措施,计划从多个国家进口低碳电力,以加强供应的安全与稳定。此外,虽然我国在替代能源的发展上先天不足,但仍积极研发低碳电力的各种选项,包括氢气以及地热能,以进一步实现能源多样化和减碳的目标。

发展绿色经济须要巨额投资。对新加坡而言,发展再生能源不仅是确保供应安全以及减少碳排放,也为我国带来巨大商机。

新加坡没有石油及天然气资源,但有超过100家全球能源与化工业巨头在此设立生产基地。在2022年,我国的液化天然气贸易总额高达2400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0%。新加坡是全球能源供应链重要的一环,这也是我国过渡到再生能源与绿色经济具有的优势。

贸工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部长刘燕玲最近在亚太石油会议上指出,全球能源转型和净零排放目标,将刺激市场对绿色燃料的需求,新加坡已做好发展这些新贸易的准备。

我国从本区域进口低碳电力,可促进区域电力市场发展,实现亚细安电网一体化的愿景。这将为本区域再生能源资源丰富的国家与匮乏的国家作更好的配搭,互通有无,也有助于提高本区域的电力供应稳定,并发掘多样化的电力资源。此外,电网一体化可减少备用容量的投资,降低电力生产成本。

在现阶段,低碳电力的生产成本比传统能源高出许多。与其他国家一样,我国必须在电力供应安全、环境可持续性以及可负担的电费三者之间作出取舍。假以时日,绿色能源的普及化以及科技发展,将有助于削减低碳电力的成本,缓解上述能源供应的三角难题。然而,在过渡阶段,当局有必要确保再生能源的发展与进口,不会大 幅度推高消费者的电费开支。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