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恐怖行径激化矛盾无益以巴局势

以色列军10月9日空袭,加沙城建筑物上空浓烟滚滚。(法新社)
以色列军10月9日空袭,加沙城建筑物上空浓烟滚滚。(法新社)

字体大小: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大规模冲突突然引爆,国际社会在震惊之余密切关注形势会否失控,成为乌克兰战场之外蔓延到全中东的另一个黑天鹅事件,进而冲击正脆弱恢复中的国际经济活动。

以5000枚火箭炮发动这次“以色列九一一袭击事件”的是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而以色列执政党是去年底上台的极右翼内坦亚胡政府。当时便有分析家认为,两个极端势力很可能爆发另一场冲突,但外界或许没想到冲突如此激烈。哈马斯的大规模攻击不仅包括紧邻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南部多个地区,还包括首都特拉维夫。与此同时,被很多国家列为恐怖组织的黎巴嫩真主党也出手,从以色列北部展开攻击,支援哈马斯。以色列第一时间宣布进入战争状态,连日来出动大量陆空军反击哈马斯多个据点。双方都遭到巨大的破坏和死伤。哈马斯袭击平民目标,包括渗透入以色列多个地点绑架平民,据传受害者包括在当地参加音乐会的外国人。网络平台出现的画面显示,哈马斯对丧命的平民女子和以色列士兵尸体残酷对待等等,激起巨大不满。

去年底三度执政的内坦亚胡政府被视为以色列史上最右翼的政府,内阁成员一度放言消灭巴人城镇,甚至否定巴勒斯坦文化与历史,开展对巴人的镇压行动。另一方面,最新消息指出,哈马斯为这场袭击精心筹划了两年,并非只是针对内坦亚胡政府的作为而反应。

哈马斯长期以来不改消灭以色列国的主张,在手段上也始终没有抛弃恐怖主义方式,与以色列极右翼的犹太复国主义势不两立,在这样的基础上,任何调解的企图都变得不可能。这一场冲突开始后,国际社会密切关注的是,美国拜登政府眼下大力推动的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和解甚至建交行动,是否就此作废。此外,中国在今年3月斡旋促成中东宿敌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签署协议,恢复外交关系,会不会由此生变,也值得观察。

有分析认为,以色列与沙特一旦在美国斡旋下达成和解,可能造成与沙特同属逊尼派的巴勒斯坦失去中东老大哥的支持,与以色列势同水火的哈马斯将不得安生,而以色列与沙特一旦和解建交,意味着承认以色列国的生存权利,可能带动其他阿拉伯国家跟进,对于中东地缘政治的改变意义深远。因此怀疑哈马斯此次发动重大袭击,志在破坏这一进展。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相信这是哈马斯攻击的部分动机。另一方面,以沙和解也可能促使美国默许沙特发展核能技术,迈出拥核的第一步,这是一直试图拥核的伊朗所担心的。

中东地缘涉及宗教派系、民族恩怨、国际权力格局乃至王权家族利益,错综复杂,调解不易。但无论如何,以暴力方式斗争,以残杀无辜平民制造恐慌心理的攻击行为,都背离当代文明社会的共识,也是不能容许的——不论发动的是哪一方。

以巴问题表面上是二战后因以色列建国而兴起,背后涉及的却是更久远的民族和领土等纷争,以及宗教和意识形态的纠结。但历史恩怨断不能作为今人行动的依据,我国政府和世界多国事发后共同强烈谴责从加沙发动的针对以色列的袭击行为,便是基于人道与和平立场。

哈马斯不改变其恐怖主义行径,不仅在长远无法和以色列和平共处,也不可能为巴勒斯坦人民创造和平发展的福祉。眼前的世界面对难分难解的俄乌战争打击仍未恢复元气,以巴双方至今为止立场都相当强硬,虽然美国政府致力管控冲突外溢的风险,中东几个大国也相对保持克制,但牵涉复杂情绪的冲突万一蔓延,比如阿拉伯世界群众的反以反犹情绪一发不可收拾,又或者以色列地面部队真进入加沙以暴制暴,恐怕将打残中东区域和平,国际经济也会沦为俘虏。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