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民选总统的外交角色

新加坡总统尚达曼星期一(11月27日)动身前往美国纽约进行八天工作访问,期间将以个人名义履行他的国际职务,包括主持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咨询委员会会议等。图为11月15日,尚达曼在2023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发表讲话。(彭博社)
新加坡总统尚达曼星期一(11月27日)动身前往美国纽约进行八天工作访问,期间将以个人名义履行他的国际职务,包括主持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咨询委员会会议等。图为11月15日,尚达曼在2023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发表讲话。(彭博社)

字体大小:

国会上星期三(11月23日)修改宪法,允许总统和内阁部长以个人名义,担任国际机构职务。紧接着,我国总统尚达曼星期一(11月27日)动身前往美国纽约进行八天工作访问。这是他担任总统后首次出访。

在出访期间,除了以总统身份与旅居美国的新加坡人见面之外,尚达曼将以个人名义履行他的国际职务,包括主持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咨询委员会会议,以及由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主办的30人小组全体会议。

尚达曼在国际舞台上享有很好的口碑,尤其是金融方面。在担任总统之前,他已在四家国际机构担任要职,分别是国际经济与货币事务咨询组织30人小组的董事会主席、世界经济论坛董事会成员、全球水经济委员会联合主席,以及联合国人类发展报告咨询理事会联合主席。

在修宪前,内阁部长在获得总理的批准下,已经能以个人身份担任国际机构的职务。不过,总统则只能以官方身份担任国际机构职务。在修宪后,总统经由内阁建议,也能以个人身份担任国际机构职务。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在国会指出,若以总统身份出任国际职务,尚达曼的一切言论只能代表新加坡的官方立场。这将限制我国影响全球对话和倡议的能力。若以个人身份,总统可利用他的专业知识,为任命他的机构推进它们关注的议程。

黄循财强调,以个人身份提供“个人意见”与“个人利益”有别;总统服务的仍是国家利益。因此,即使总统以个人身份履行国际职务,政府将提供资源支持,包括为他提供工作人员以及支付总统与他的代表团的旅费。

新加坡虽然是个小国,但在国际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这得归功于我国在外交上的努力,以及建国总理李光耀传承的政治遗产。不少国际组织在我国设立办事处,也有不少国家愿意听取我国对国际时局的分析以及国家治理的经验。在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中,小国要避免被边缘化,就必须积极参与国际机构的事务,深入跟进最新动态,并推动有利我国与全球的议程。

从修宪的时间点来看,尚达曼成为民选总统显然是主要的考虑因素。在成为总统之前,尚达曼已经担任多家国际机构的职务。若由于身为总统而必须卸下这些职务,不仅是他个人的遗憾,也是国家的损失。因此,修宪条文生效期罕见地回溯至今年9月14日,也就是尚达曼总统就职当天,以设定明确的治理框架。

修宪允许总统以个人身份担任国际组织职务,是为了配合一些国际组织的要求。这些国际机构既希望获委任者继续担任公职,以及这些公职所带来的地位和声誉,同时又期待他们提出独立的意见,而不仅是反映官方立场。

总统是一国之首,也是国家的“首席外交官”。在履行国际机构职务时,若他的“独立”意见与现任民选政府的看法相左时,不仅会使国内民众感到困惑,也可能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不必要的猜测。虽说总统服务的仍是国家利益,但是一些国家的经验显示,当总统与民选政府的政治理念不同,对国家利益的诠释有别,可能会导致宪政危机。

因此,修宪条文规定,总统在接受任命前须经过内阁的评估和建议,以确保这些任命符合国家利益;内阁也可建议总统避免评论以及做出影响总统职务的事项;此外,内阁有权要求总统卸下国际机构的职务。

国会在1991年立法,推行民选总统制度,以保护国家储备金和保障公共服务的正直廉洁。这次的修宪,允许总统以个人身份担任国际组织职务,扩大了总统的外交角色。

虽然尚达曼因素是这次修宪的主要原因,但修宪是制度上的改变。它不仅规范现有政府与总统在国际机构事务上的关系,也影响未来政府与未来总统的互动。

我国推行议会民主制度,总统在外交领域上扮演礼仪的功能。虽然总统以及执政党都获得选民的委托,但总统以个人名义在国际组织提出独立看法时,有必要确保他与政府对国家利益的看法一致,以避免双头马车所可能引起的混乱与不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