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用化石燃料知易行难

根据一些机构的估计,按照目前的消耗速度,世上大约还剩下50年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以及略过100年的煤炭供应,所以不论我们是否为了环境,都有必要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法新社)
根据一些机构的估计,按照目前的消耗速度,世上大约还剩下50年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以及略过100年的煤炭供应,所以不论我们是否为了环境,都有必要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法新社)

字体大小: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几乎没有一次是不加时的,今年在阿联酋举行的28届大会(COP28)也不例外。在埃及举行的COP27,80多个国家支持逐步停止使用化石燃料的提议,但经过激烈辩论并“加时再战”两天后以徒劳无功收场。在今年的会议上,各国如意料中继续就是否摆脱化石燃料以及在多长时间内摆脱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导致COP28无法按原定计划在迪拜时间星期二(12日)上午11时就《巴黎协定》首次全球盘点达成共识。

谈判各方纠结于在协议文本中的用字,是要“逐步淘汰”或“逐步减用”化石燃料。最终在星期三达成的协议中,采用的文字是“以公正、有序和公平的方式向不使用化石燃料转型,以便到2050年实现符合科学的净零排放。”化石燃料是迄今造成气候变化的最大因素,约占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四分之三,而温室气体排放会导致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这是各国代表在近30年的气候谈判中,首次同意全球最终得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以避免气候变化造成的最坏影响。

虽然达成协议,但正如COP28主席贾比尔所说,这份具有历史意义的协议要真正成功,是采取步骤把协议转化为实际行动。科学家们现在几乎可以肯定2023年将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将全球气候升温限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的范围所剩时间不多,然而每年的气候变化大会都须要加时再战,凸显了世界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往往存在不同的利益、观点和立场,导致难以达成一致的行动方案。就如经济命脉依赖石油出口的产油国认为,应对气候变化应该着重排放的问题,而不是只针对化石燃料,并一再强调技术创新有助于减少化石燃料的排放,说到底是担心淘汰化石燃料会损害眼前的经济利益。

应对气候变化需要政府的长期承诺,以及社会的广泛参与和支持,一些国家的政府可能受到国内的反对力量或其他紧急事务的干扰,无法制定和执行有效的气候政策。许多发展中国家背负高额债务,卫生和教育等基本服务的预算都面对压力,要求他们对绿色能源基础设施做出重大投资,等同于要求他们为实现明天的气候目标,而罔顾当前的经济问题。因此,即便把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写入协议文本,若不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资金和洁净技术,很难实现在全球范围从化石燃料转型过来。

要实现不使用化石燃料的目标,需要务实的方案,将风险与投资脱钩解决融资限制问题,降低洁净能源转型的成本,才可大规模推行。新加坡在COP28就展示了如何能更实际地帮助推动能源转型计划。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会上推出多项重要金融举措,包括发布全球首个转型分类法——新加坡—亚洲分类法(Singapore-Asia Taxonomy),明确定义绿色和转型活动,防止漂绿行为以促进对去碳化举措的资本投资。它还推出了一个混合融资平台,为亚洲的绿色和转型投资提供资金,目标是与开发银行、金融机构和慈善组织合作,为平台争取至少50亿美元的资金。此外,金管局还与近30个伙伴合作成立转型信用联盟(Transition Credits Coalition),开发转型碳信用概念来降低亚洲燃煤电厂提前退役的投资风险。

其实,化石燃料是有限资源,终将枯竭。根据一些机构的估计,按照目前的消耗速度,世上大约还剩下50年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以及略过100年的煤炭供应,所以不论我们是否为了环境,都有必要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转向太阳能、风能、水能和核能等可再生能源,不单只是出于环境的考量,也是现实的必然。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