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俄乌战争的时代意义

2023年12月29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访问顿涅茨地区的前线城镇时,在一个写着“阿夫迪耶夫卡,这是乌克兰”的路标前拍摄视频。(路透社)
2023年12月29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访问顿涅茨地区的前线城镇时,在一个写着“阿夫迪耶夫卡,这是乌克兰”的路标前拍摄视频。(路透社)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于去年底特派记者深入乌克兰采访,了解俄乌战争最新动向,系列报道从元旦开始与读者见面。这场战争的走向与结果,对今后世界格局有深远意义。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是冷战后基于国际法的世界秩序所面对的严峻挑战。如果乌克兰无法通过战争或其他手段,捍卫主权和领土的完整,就意味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死灰复燃,今后的世界必然永无宁日。这也是作为小国国民的新加坡人,应该持续关注俄乌战争的最大原因。

随着战场进入严寒的冬季,战争当下呈现胶着状态,历史经验表明,这对体量相对弱小且仰仗西方社会支持的乌克兰非常不利。1939年11月爆发的冬季战争,当时的苏联大举入侵北部邻国芬兰。虽然芬兰凭借地利人和,举国抗战,让苏联红军损失惨重,但苏联拥有强大的人力和资源优势,终于迫使芬兰在1940年3月签署城下之盟,割地求和,并同意在外交上不违背苏联的战略利益,让“芬兰化”成为国际外交新的贬义词。如今面对同样弱小的乌克兰,俄罗斯得逞的概率并不低。

乌克兰目前面对的战略两难,是如何确保持续得到西方的军事和道义支持,又能够完成收复失土的目标。二战时的美国陆军参谋长,战后出任国务卿的马歇尔有一句名言:“民主国家无法打七年战争”。由于国内政治纷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难以长期军援乌克兰。因此,美国难免更倾向于寻找停战的机会,比如等乌军夺回2014年被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这或许是为何乌克兰在去年夏季反攻时,不倾全力收复克里米亚,以免被美国逼和,但也因此丧失战略突破的机会。

如今北约的先进战机陆续抵达乌克兰,再度引发乌军可能大反攻的联想。毕竟先前没有制空权,极大地限制了乌军的反攻能力。然而,随着以哈冲突在去年10月爆发,而且有可能扩大到黎巴嫩和叙利亚,美国的对乌军援开始大量分流到以色列,德国、英国等增加的军援又不足以填补空缺,让看不到速胜希望的乌军士气难以提振,战争可能陷入朝鲜化长期对峙的僵局。

果真如此,就意味着国际秩序丛林法则化,冷战后“美国治下和平”的国际秩序动摇,各地爆发恃强凌弱战争的可能性也会因此增加,世界更不太平。决定参加今年选举且必然连任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3月声称,准备在乌克兰打五年战争。如今美国两党对于援助乌克兰更不齐心,有意再次选总统且民调遥遥领先的特朗普,一再表明不支持乌克兰抗战。假设他胜出,乌克兰恐怕难免割地求和的命运。

美国一旦退回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民粹主义路线,美国在国际上发挥承担的道义责任势必大减。就算特朗普没有胜选,以美国当下不如从前的实力以及日益分裂的国内政治,可能也越来越难以兼顾全球此起彼伏的冲突。朝鲜不断加大挑衅力度,背后不无策应俄罗斯,分散美国注意力的企图。以哈冲突扩大化的威胁,更直接削弱乌克兰获得美国支持的力度。

因此,俄乌战争今年的形势,无法摆脱以哈冲突进展和美国总统选举这两大变数。乌克兰能否捍卫主权尊严和领土完整,充满极大的不确定性。俄乌战争如何结局,影响重大且深远,将定义此后国际秩序的面貌。2024年是否是另一个时代的开端,俄乌战争继续是关注全球局势的人所不容忽视的关键因素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