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在新时代审视国家储备金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去年8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新加坡人在管理储备金一事上,最信任人民行动党政府。(李冠卫摄)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去年8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新加坡人在管理储备金一事上,最信任人民行动党政府。(李冠卫摄)

字体大小:

国家储备金的课题,近日又在国会引起讨论。李显龙总理2月7日参加公共财政动议辩论时重申,要护好储备金,因为钱花光就没了;他也阐述政府为什么要设立民选总统这个双钥匙制度来保护国家储备金。动议由新加坡前进党两名非选区议员提出,希望检讨当前的财政预算和储备金的积累政策,以确保能在为子孙后代储蓄的同时,帮助当下的新加坡人降低财务负担和改善生活素质。

李总理对国会说,这一代人是子孙后代的先辈,政府的责任不只是照顾当下的公民,也要确保国家的未来。人民行动党深信这是正确的做法,只要继续执政就会延续下去。他向反对党发出挑战,如果有任何政党认为这不是正确的做法,觉得应动用更多储备金,就应在选举中明确提出来,寻求选民的支持、组织政府和修改宪法,废除第二把钥匙。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去年8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新加坡人在管理储备金一事上,最信任人民行动党政府。

无独有偶,尚达曼总统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孟文能近日的发言,对于国人如何看待储备金,提供极具参考价值的观点。尚达曼曾经担任金管局主席和财政部长,与在2011年出任金管局局长的孟文能一样,深谙全球金融大势以及新加坡所面对的经济挑战。尚达曼2月10日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和通商中国联合举办的新春团拜时提醒,新加坡同时面对多重不确定性,全球范围的不确定性组合前所未有。我们必须学会与之共存,因为这些不确定性不太可能很快解决或消除。

孟文能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指出,高通货膨胀压力迫使许多中央银行采取紧缩货币政策。此前,冠病疫情引发的大规模公共支出,使全球公共债务水平大幅上升,加剧许多国家和地区的财政压力。中美博弈和全球供应链脱钩则带来更多挑战,导致金融市场波动,同时增加地区性的经济衰退风险。从他的分析可以引申出如下结论:新加坡今后须面对更大的金融和经济挑战,因此必须有足够的财力资源渡过难关。

三人都判断今后的世界局势充满各种艰难险阻,这对于我们如何看待国家储备金,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因为储备金“未雨绸缪”的作用,在新时代更加突出。目前的做法是把储备金净投资回报的一半,纳入当年的财政预算案,另一半则放回本金继续投资。由于全球金融和经济前景不明朗,投资回报可能不如过去稳定,因而或许得用更多的本金来确保回报不至于减少。如此才能让后代子孙继续享有额外的财政来源,以应对他们所要解决的问题。

一些国人对于储备金的使用方式有不同看法,这是任何社会的正常现象。所以这个课题一再于国会讨论,反映的是我们民主运作的活力。与此同时,对于储备金存在的目的和原则,也得以通过这样的经常辩论,反复加深认知和凝聚共识,来保障下一代的利益和国家长治久安。诚如李总理所指出的,其他政党如果对储备金的使用有强烈的不同观点,应该作为竞选纲领在大选时公诸于众,接受全民的政治检验和抉择。

本地生育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可能改变一些人对待储备金的态度。此外,近期的高通胀、国际局势更不稳定以及经济前景不明朗所导致的裁员风潮,加剧了人们的焦虑,所以希望能得到更多的财政援助,要求使用更多储备金解决燃眉之急的呼声变大,是能够被理解的。面对这些民意压力,考验的正是政府的治国智慧和政治勇气。负责任的稳健做法不能轻易放弃,重要的国家生存原则须不断强调。这些建国理念之所以日久长青,并非没有道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