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让飞行更安全

峇迪航空一趟在1月25日从东南苏拉威西省飞往首都雅加达的航班,正副机长同时在机上睡着,导致飞机偏离预定航道。(取自峇迪航空IG)
峇迪航空一趟在1月25日从东南苏拉威西省飞往首都雅加达的航班,正副机长同时在机上睡着,导致飞机偏离预定航道。(取自峇迪航空IG)

字体大小:

航空安全事件今年频频发生,年初时两架飞机在日本羽田机场相撞,导致五人死亡;几天后,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 9飞机的舱门,在飞行时坠落。上星期,印度尼西亚峇迪航空公司(Batik Air)两名机师1月下旬在飞行途中同时睡着的事件曝光,引发舆论热议及对航空安全的担忧。

印尼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在3月8日揭露,峇迪航空一趟在1月25日从东南苏拉威西省飞往首都雅加达的航班,正副机长同时在机上睡着,导致飞机偏离预定航道。机长在最后一次通话记录的约28分钟后醒来并叫醒副手,纠正飞行航线,153名乘客和四名空服人员最终安全着陆。峇迪航空在事发后隔天指示正副机长停飞及停职。事件曝光当天,正是马来西亚航空客机MH370离奇失踪十周年的日子,很难不引起舆论关注。经过多年调查,这架原订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飞机及机上所有239人,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社交媒体平台充满讨伐的声音,不少网民指峇迪航空机师的举动等同拿整架飞机的人命开玩笑,认为对涉事机师处分太轻,还有的认为航空公司也应该受到处罚。航空观察家则指出,当中涉及一个必须解决的系统性风险,应找出解决飞机师疲劳问题的方案而不只是制裁。

机师在飞行过程中睡着并非不普遍的事。去年7月,一家航空安全咨询公司向欧洲近7000名机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每四名机师当中,就有三人在过去一个月里试过在驾驶飞机时睡着。一些航空公司也允许正副机长轮流打盹休息。峇迪航空事件的问题在于两名机师同时睡着。

这一周来发生至少三起航空事故,飞行安全的问题令人关注。最新一起发生在星期一(3月11日),一架从澳大利亚悉尼飞往新西兰奥克兰的智利南美航空公司(LATAM)的波音787梦幻客机因“技术问题”突然急速下降,造成至少50人受伤。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国联合航空的一架客机上周五在休斯敦降落后冲出滑行道,进入草地;上周四,一架飞往日本大阪的美联航空波音777航班从旧金山起飞后不久,在空中掉落一只轮胎。

这类飞机意外事件的频率太高,会增加乘客对航空安全的担忧,间接也会增加机组人员的压力。许多硬件故障或人为因素导致的航空安全事故,其实应该都可避免。飞机制造商在保障航空安全上有至关重要的责任,必须确保所生产的飞机在不同环境和操作条件下都能安全运行。最近发生的多起硬件相关事故,都与波音公司有关。《纽约时报》周一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对波音公司的737 MAX生产过程进行的审核发现,在89项测试中它有33项不合格。

航空公司在起飞前也必须确保机身安全。面对行业的激烈竞争,航空公司不得不削减营运成本以保持盈利,但不可置安全于次要位置。随着冠病疫情结束,全球航空旅行需求呈爆发式增长,航空公司有责任让飞机师和其他机组人员有足够休息,廉价航空也不能例外。飞机师是飞行安全不可或缺的环节,除了专业技能之外,还要遵循所有飞行规则和安全标准,时刻保持高度的专业素养。峇迪航空事件凸显航空业长期以来面对的工作人员疲劳问题。飞机师过劳若是因工作引起,航空公司必须重新评估工作安排,实施更严格的疲劳管理程序。机师本身也应自我管理,及时向公司汇报身体状况。据报道,睡着的峇迪航空副机长家中刚添了双胞胎宝宝,导致睡眠质量差,飞行前一天只睡了两个小时。

航空安全涉及多个环节和参与方,飞机乘客也要负起一定责任。尽管他们没有直接操控权,但他们的行为却可能威胁到飞行安全。乘客遵循航空公司的规定,听从机组人员的指示,都可降低飞行过程中的安全风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