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期待新马关系再攀高峰

新加坡总统尚达曼(右二)和到访的马来西亚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右三)星期一(5月6日)在总统府为新马邮政公司联合推出的新柔长堤100周年纪念邮票揭幕。(叶振忠摄)
新加坡总统尚达曼(右二)和到访的马来西亚国家元首苏丹依布拉欣(右三)星期一(5月6日)在总统府为新马邮政公司联合推出的新柔长堤100周年纪念邮票揭幕。(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国家元首依布拉欣在我国进行两天的国事访问,深具象征意义。这是他就任元首以来的第一个国事访问,我国总统尚达曼表示“深感荣幸”。其次,他在5月6日到访,李显龙总理在脸书上指出,这个日期对他与元首都是特别的,因为两年前的这一天,马国元首以柔佛苏丹的身份,授予李总理柔佛州最高荣誉的拿督斯里巴杜卡一级勋章,表扬他在促进新柔友好关系所作出的努力。

新柔一衣带水,我国历代领袖与柔佛王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重大的节日,我国都会派遣部长拜访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在尚达曼为他而设的国宴上透露,他不仅认识李总理和建国总理李光耀,还认识李总理的祖父李进坤。他说:“我小时候,他会牵着我的手带我到处走。”他也形容李总理是马国和柔佛州的好朋友。

在国事访问期间,马国元首在尚达曼的陪同下,在总统府参观了新柔长堤启用100年摄影展,并为新马邮政公司将联合推出的新柔长堤100周年纪念邮票揭幕。尚达曼在国宴上致辞时指出:“这适时地提醒我们这条世界最繁忙的陆路过境通道,不仅是新马两国之间的实体联系,也是两国之间永久纽带的象征。”

自安华在2022年11月担任马国首相以来,新马两国加快了合作的步伐。在2023年1月,两国签署三项协定,促进数码与绿色经济领域的合作。接着,两国同意成立特别工作组,研究马国提出的“柔佛—新加坡经济特区”概念。

同年10月底,第10届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在我国召开。李显龙总理形容,柔新经济特区是“重大且具有潜力的项目”,将促进跨境货物与人员流动,并加强企业生态系统,最终提高新柔两地的经济吸引力。另一方面,安华则指出,两国对提升新马关系水平所作的承诺是“前所未有”的。

今年1月11日,两国签署柔佛—新加坡经济特区的谅解备忘录,并同意成立联合委员会,制定特区框架、确定经济合作领域以及划定特区的具体覆盖范围。一般预料,今年较迟时候举行的第11届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上,将公布全面协议的最新情况。

同样在当天,李总理与安华在柔佛海峡中央,共同主持新柔地铁跨海高架轨道的衔接仪式。在启用后,新柔地铁系统每小时单向可接载多达1万人次的乘客,预计在2026年12月底通车后,将能缓解长堤的拥堵情况,并进一步促进两地的经贸及民间往来。

新马关系是特殊的双边关系,由共同的历史、文化及紧密的经济联系在一起。两国有宽大的合作空间。不过,正如马国元首所说的,他从建国总理李光耀身上学到许多东西,其中一点是政策须要有延续性,才能吸引长期投资者。 他强调,“这才是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

新马原是一家,但因政治理念不同而分家。两国仍存在一些悬而未决的双边课题,须要谨慎处理,避免政客的操弄。两国领袖强调,要在整体关系的大背景下,以全面和建设性的方式处理这些课题,不让它们削弱两国在许多领域的合作。这需要政治勇气与意志。

新马在经济上有很强的互补性,两国的紧密合作有助于加强区域合作和亚细安的中心地位。全球供应链的重新布局固然产生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但外国企业分散投资风险的策略,也为本区域带来机遇。亚马逊云科技刚刚宣布,在接下来四年在我国投资120亿元,拓展本地云端科技服务。与此同时,柔佛州正迅速发展为数据中心的枢纽,两者相辅相成。

马国元首的国事访问及我国给予的高规格接待,反映了新马两国关系的特殊性。柔新经济特区的推展以及新柔地铁的通车,有助于进一步推动两地以及新马的关系。全球地缘政治纷纷扰扰,新马两国有必要在互惠互利及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全面深化双边关系,发挥特殊关系的效应。这相信是长堤两岸的企业与民众共同的愿望与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