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有效应对抗毒战中的法律纠缠

抗毒和防毒是一场持久战,在许多国家的抗毒战线相继崩溃,世界和区域毒品交易泛滥的大背景下,我国的抗毒战也面对各种新挑战。(示意图/Unsplash)
抗毒和防毒是一场持久战,在许多国家的抗毒战线相继崩溃,世界和区域毒品交易泛滥的大背景下,我国的抗毒战也面对各种新挑战。(示意图/Unsplash)

字体大小: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5月8日在国会发表“全国毒品管控政策”的部长声明时,把对抗毒品罪行形容为一场战争。他强调:“这是我们在新加坡打的一场仗。如果不打,或者打输了,数以千计的新加坡人将会受害。”

毫无疑问,抗毒和防毒是一场持久战,在许多国家的抗毒战线相继崩溃,世界和区域毒品交易泛滥的大背景下,我国的抗毒战也面对各种新挑战。以毒贩死刑为例,我国严刑峻法对付毒贩,行之有年,且成效卓著,但近年来却开始面对过去罕见的挑战。其中之一,是尚穆根在声明中所突出的,对毒贩死囚行刑的法律纠缠战,在已定罪的毒贩即将被正法的最后一刻,以各种理由重复提出上诉,延缓死刑的执行。如何应对这种新的情况,是尚穆根发表部长声明所要阐明的重点之一。

通过不断的诉讼和上诉,一次又一次地设法延缓极刑的执行,这种做法在西方国家早已行之有年,有效削弱死刑阻吓重罪的效果。这种做法近年来在本地兴起,主要应是外力的介入,也就是尚穆根所指出的少数反对并大力倡导废除死刑的组织和社运分子。一些人基于人道主义或个人信仰,反对死刑无可厚非,但是干预国家司法则是另一回事。如尚穆根所指出的,他们持续散播虚假消息,协助贩毒死囚提出无理上诉,肆意质疑司法公正的做法,更是要不得。由于这类法律的纠缠,致使好些上诉庭早已维持死刑原判的个案,迟迟无法执行判决,有些因此被延宕超过10年。

显然,要避免这种刻意的法律纠缠,须有新的立法对策以弥补现行司法程序的短板。当局因此制定《死囚上诉后的后续申请法令》。这项法案于2022年11月在国会通过,将在几周后生效。其中一项新规定,是若上诉庭已经驳回缓刑申请,后续申请就必须先得到允准才能进行。

除了使出“法律纠缠”战略,反对死刑者也通过各种方法蛊惑民众,试图激发人们对死囚的同情心,质疑法律程序不公,死刑无效。但事实证明,死刑对毒贩的阻吓绝对有效,比如在1990年实行私运超过1.2公斤鸦片即可被判死刑后,走私鸦片数量在嗣后几年,便明显下降超过六成。

绝大多数国人其实都了解,对付毒贩须需要严刑峻法,包括死刑。从尚穆根所引述的调查数据看,过去两年,支持死刑的人数是有所增加的。内政部在2021年所做的调查显示,有74%的人支持死刑,这个百分比在去年上升到77%。认同对贩运大量毒品的毒贩施加强制死刑者,也从2021年的66%增加至去年的69%。这表明国人还是保留了基本常识,并没有被流行的意识形态所迷惑。

即便我国如此严厉对付毒贩,由于毒品在本地市场的获利极大,毒贩仍然想尽办法把毒品运入我国,并利用各种渠道诱惑一些无知的年轻人吸毒。去年,肃毒局破获的毒品总值达1500万元,当局也捣毁了25个毒品团伙。去年被捕的嗜毒者比前年增加了10%,吸食大麻者也达到历来新高点。有严刑峻法尚且如此,如果放松或软化,后果可想而知。由于导致大量年轻人染上毒瘾,泰国新首相决定将在今年底前,重新将大麻列为麻醉类毒品,仅限于医疗用途,反转前政府把大麻合法化的政策,证明在禁毒决策上不能软化立场。

不过,防毒和抗毒也不是单靠刑罚就可奏效,改造嗜毒者,协助他们重返社会,加大对青少年的宣导力,以及继续扩大社区的参与,都是必要的配套措施。当局在去年成立跨部门委员会,加大对青少年(包括在籍中小学生和大专学府的学生)的防毒教育力度。从今年5月开始,也将每年举办“毒品受害者纪念日”,让毒品害人的信息更加深入人心。这些都是正确且有助于巩固我国整体抗毒力量的做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