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建屋局新服务可助稳定组屋转售价

更严格的组屋转售限制,以及对高售价征收更高的税款,有助制止转售价格不合理上涨。(陈渊庄摄)
更严格的组屋转售限制,以及对高售价征收更高的税款,有助制止转售价格不合理上涨。(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建屋发展局的转售组屋列售服务(Resale Flat Listing service)昨天推出试行,在建屋局网站投放广告的屋主及有兴趣的买家,资料都经过核实,让买卖双方可放心交易,同时省下经纪费用。更重要的是,这个平台能有效防止价格操纵、管控组屋转售价不合理上升。

与市面上其他交易平台不同的是,建屋局的服务对买卖双方都有严格身份验证,必须使用电子政府Singpass密码实名登入,卖方须向建屋局注册申请售屋意向书,而有意购买组屋者则须获得建屋局发出的购屋资格通知书。

确保卖家和买家的真实性对市场效率至关重要,严格把关可过滤掉一些扰乱市场、具有误导成分的信息。其他房地产交易平台可让多名经纪列售同一单位,造成某个地区的价格被歪曲。最近有大巴窑私人组屋以200万元价格挂牌出售,引起建屋局关注,因为这种不切实际的定价可能会误导潜在买家,推高转售成交价。理论上,卖家如果不担心有价无市,可标示任何卖价。然而,当其他卖家看到周围有同样类型的房子定价在200万元时也跃跃欲试,便会出现更多以这个或接近这个价位求售的组屋,准买家可能会被误导以致支付比估值高出许多的价钱。

建屋局是朝正确的方向迈出一步。组屋的成交价不断上升,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刻意抬高组屋价格,而这些人可能还未向建屋局注册售屋意向,未必是真实卖家。最近也有盛港两个相邻的五房式组屋使用“霸级组屋”的误导性字眼求售,广告在建屋局干预后撤下。建屋局新服务推出后,若出现价格不切实际的销售广告,或含误导性资讯,当局有权将广告移除。一旦怀疑经纪涉及不专业行为,建屋局还将与房地产代理理事会(CEA)合作调查并采取必要行动。

且不论这些200万元要价的组屋是否真实,组屋转售价格频频超过百万元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过去10年,售价超过百万元的转售组屋显著增长,从2013年的三个单位增至2023年的470个单位。本地所有市镇中,仅剩三个非成熟市镇未出现百万元转售组屋,就连四房式单位的售价也突破百万元。

百万元组屋的占比非常小,根据国家发展部去年9月提供的数据,在2015年7月到2023年6月间,只有少过1%的组屋交易在100万元以上。即便如此,它还是会造成人们的焦虑。百万元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心理标杆,是卖家抬高组屋售价的动力。虽然人们还是能以相对可负担的价格买到新建的预购组屋(BTO),但BTO的定价毕竟会参考近期转售交易情况,转售价不断上升,最终将拉动BTO的价格和津贴额。因此政府有必要深入研究引入新规则解决问题。

考虑到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一些人需要通过大屋换小屋或屋契回购计划换取养老金,这意味着组屋转售市场必须保持坚韧,组屋应该适当升值。然而我们不应忘记兴建组屋的初衷是为国人提供负担得起的住房,而非炒卖和牟利的工具。更严格的组屋转售限制,以及对高售价征收更高的税款,有助制止转售价格不合理上涨。人们在购买BTO时不应抱着住满五年便可高价卖出套利的心态。

建屋局的新服务可营造一个更透明、可靠的市场环境,为买卖双方提供更多保障和信心。至于威胁房屋经纪饭碗之说,对多数人来说,交由专业房产销售人员协助完成交易还是比较方便的,而房屋经纪在压力下提高服务素质,对行业未尝不是好事。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